53歲農民自制飛行背包上天

53歲農民自制飛行背包上天

自制“飛碟”升空后,53歲的湖北農民舒滿勝又推出了一款最新的飛行背包,靠著4個旋翼和8臺電機,這個重約35公斤的飛行背包載人在空中飛行了十幾分鐘。舒滿勝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自己花3天時間就做好了這個飛行背包,后又經過幾十次試驗改進,自己的兒子、女兒都曾試飛體驗過。

自制飛行背包升空,不少網友在擔心其安全問題時,也指出未經審批的試飛活動可能違法。22日,中國民航湖北管理局工作人員介紹,根據相關法律法規,飛行器生產者、飛行器本身及試飛人員同時符合相關條件后,才能組織合法的試飛活動。在民航業“放管服”背景下,為鼓勵航空愛好者開展航空活動,在未造成地面人員傷害且沒有后果情況下,民航部門一般不會處罰。

農民花一萬元自制飛行背包

自2008年開始自制飛行器以來,湖北武漢農民舒滿勝已經花費近百萬元自制了幾十個各類飛行器。今年11月,他又推出了自制的最新載人飛行器——一款重約35公斤的飛行背包。

舒滿勝告訴北青報記者,相比其他的飛行器,飛行背包設計更簡單、造型更小巧,是更適合單人的飛行器。飛行背包頂部有4個旋翼,依靠8個電機驅動,下部安裝了供人乘坐的座椅,整個機器重約35公斤,高約1.1米,造價1萬元。

在設計制作方面,舒滿勝只用了3天時間就制作出了飛行背包的雛形,但因為市場上購置的大部門原材料都只適用于無人飛行,舒滿勝經過了近百次的試驗,不斷改進革新,前后花了三個多月。

舒滿勝介紹,他請了專業的工程師調整了飛控系統程序,使得機器飛行時更為柔和也更為平穩。“無人機起飛或者降落時會一下子就升空,但對載人機器來說,這樣很危險,所以我們更改程序使之飛行更平穩。”舒滿勝說。

可升空十多分鐘

舒滿勝介紹,為安全起見,在試飛階段,他先測試載重量,再進行無人測試,待測試安全后才進行有人操作的測試。目前,這款飛行背包載重50-60公斤時,可以飛10-15分鐘;載重70公斤時,可以飛行10分鐘。

實際飛行時,飛行背包可以采用三種模式進行控制:自動、半自動和純手動。舒滿勝告訴北青報記者,飛行背包的上升速度是10米/秒,按照其續航能力,可以飛幾十米甚至上百米高,但實際操作過程中出于安全考慮,試飛時都沒有超過10米。“因為成本考慮,我買的都是最便宜的遙控器,害怕飛高飛遠了失控。”

看到父親坐著自制的飛行背包升空,舒滿勝的兒女也躍躍欲試,主動要求嘗試。舒滿勝告訴北青報記者,兒女的朋友也想試飛,但被他拒絕了。

十年花百萬造幾十個飛行器

小時候,舒滿勝就有一個飛行夢,希望成為飛行器設計師,但受條件限制一直未能實現。只上完初中,他就輟學在家務農,后來又做過汽修等工作。

2008年,經濟上漸漸寬裕,兩個孩子也慢慢長大后,舒滿勝決定實現自己的“飛行夢”。缺乏相關知識,他就自己買書、上網學習,也向專家請教機械方面的知識。2009年,舒滿勝自制了第一架固定翼飛機。

有了成功的經驗,他更沉迷于此。十多年來,舒滿勝花費近百萬元制造幾十個各類飛行器,且全都是載人飛行器。其中,最石破天驚的一次,是他自制的“飛碟”。

舒滿勝告訴北青報記者,人們經常覺得飛碟很神秘,他就想自己也造一個飛碟,挑戰一下。經過2個月時間、耗資15萬余元打造的“飛碟”造好了。2018年12月,在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一個發著藍光的“飛碟”升空,在空中飛行80多秒后,緩緩降落到地面上。

自制飛行背包升空后,很快有律師指出這一行為可能違法。自制飛行器幾十件,舒滿勝并沒有向相關空管部門申請報備過,他也坦承很擔心監管問題,“但我們每次試飛都是選擇空曠無人的地方,而且幾乎從沒有在白天試飛過,并不會危害到公共安全。”

民航部門

未造成后果一般不處罰

針對舒滿勝自制飛行器試飛的行為,北青報記者咨詢了中國民用航空湖北省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員介紹,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用航空法》和《民用航空器適航管理條例》規定,在飛行器生產者、飛行器本身及試飛人員同時符合相關條件后,才能組織合法的試飛活動。

這位工作人員同時表示,這些法規一般都是用于企業商業生產運營,而對于公民個人自制航空器,法規上并沒有明確的規定。此外,近年來民航業正在推進“放管服”,鼓勵航空愛好者開展航空活動,對于公民自制的航空器升空,在確保不會傷害地面其他人且沒有后果的情況下,民航部門一般不會進行處罰。此外,工作人員也強調,公民自制航空器升空不能違反地方的行政法規。

文/本報記者 張月朦


(責編:牛鏞、岳弘彬)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