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施有效的人民幣跨境資金流動管理

{start}693896{end}

  實施有效的人民幣跨境資金流動管理

  

文洪武

近年來,人民幣跨境資金流動規模不斷擴大,對跨境資金流動總量、方向以及國際收支結構產生了一定影響,防范跨境資金流動風險的難度加大。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的持續推進,本幣在跨境資金流動中的比重還將繼續上升,如何在人民幣國際化大背景下,實施有效的人民幣跨境資金流動管理值得深入思考。

總體情況

(一)人民幣跨境收支規模不斷擴大。近年來,在市場驅動和政策助力共同作用下,跨境人民幣業務蓬勃發展,人民幣跨境收支規模逐年擴大,占本外幣跨境收支的比例不斷提高,從2012年的13%提高到2016年的25%,2018年超過30%,人民幣已連續8年成為我國第二大跨境支付貨幣。

(二)人民幣跨境收支從經常賬戶主導轉向資本和金融賬戶主導。2015年以前,人民幣跨境收支以經常賬戶為主。2016年以后,隨著金融市場開放加快,資本和金融賬戶人民幣收支占全部收支比例逐步提升,2017年這一比例超過50%,2018年該比例進一步提升。

(三)人民幣跨境資金呈現經常賬戶凈流出,資本和金融賬戶凈流入格局。經常賬戶凈流出主要來源于貨物貿易逆差,資本和金融賬戶凈流入在2016年之前的主要渠道是直接投資和跨境融資,之后轉變為證券投資。

產生影響

(一)放大跨境資金流動規模。對外貿易、直接投資項下資金流動與實體經濟活動聯系緊密,這部分資金本外幣相互替代性較強,使用人民幣或是外幣結算,跨境資金流動總規模不變。但從跨境融資及金融交易項目來看,當境內外利差較大時,會產生額外的人民幣融入(融出)需求,放大資金流動規模。同時,本幣主導下的金融市場開放,境外投資者通過滬港通、債券通等渠道使用人民幣投資境內市場,也會催生出更多的人民幣跨境資金流動需求。

(二)加大跨境資金流動管理難度。隨著本幣在跨境資金流動比例的提升,跨境資金流動構成、影響因素更為復雜,對跨境資金流動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境內外匯差、利差等因素的作用下,會滋生一定的套利需求,同時,短期資本快進快出,市場主體順周期行為將加劇國際收支壓力。2016年,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加大,部分外流資金選擇人民幣方式流出。

(三)長遠看有助于國際收支管理。相較外幣跨境資金流動要受到貨幣發行國貨幣政策影響,難以采取有效的措施進行調節,本幣跨境資金流動管理則相對主動和靈活,可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存款準備金等工具來進行調節。長期看,隨著貿易投資中人民幣支付比例的提高,將有效降低市場主體貨幣錯配風險,減少對外匯的依賴,不需要再積累并維持大量外匯儲備,有利于優化國際收支管理。

國際實踐

(一)跨境資金流動均為經常賬戶順差、資本和金融賬戶逆差。美元、馬克、日元在國際化推進初期都是通過經常賬戶順差、資本和金融賬戶逆差的組合來推動本幣的輸出和回流。二戰后,美元取代英鎊成為主要國際貨幣,之后的20多年美國依然保持經常賬戶順差。

(二)在岸和離岸市場協同發展。國內金融市場發展滯后于離岸市場,有可能導致金融業務外流。為緩解歐洲美元離岸市場快速發展給美國本土金融業帶來的沖擊,美聯儲于1981年批準在紐約設立國際銀行設施(IBF),建設服務非居民的境內離岸市場。此舉使得美國國內銀行逐漸將境外資金及業務轉移至IBF,很大程度上阻止了金融業外流。

(三)必要的跨境資本流動監管有助于本幣國際化。以德國為例,該國對跨境資金流動管理經歷了放松、調整再放松的過程。二戰后,允許居民使用馬克對外投資。1960年開始,為緩解本幣升值壓力,轉而對資本流入采取一定管制,對非居民存款實行零利率,持有證券征收25%的所得稅。上世紀70年代中期以后,資本流入壓力得到緩解,為順應馬克國際化需要,再次放松跨境資本流動限制,采取取消非居民購買本國債券審批等措施,匯兌便利不斷提高,企業全球競爭力不斷提升,馬克國際地位也隨之確立。

管理思考

(一)人民幣跨境資金流動保持經常項目順差,資本和金融賬戶逆差。目前,人民幣國際化處于初級階段,借鑒現有國際貨幣經驗,理想的國際收支結構應為經常賬戶順差和資本與金融賬戶逆差,具體結構為“直接投資輸出+經常賬戶和證券投資流入”的模式,形成“資本輸出本幣、貿易和證券投資收回本幣”的閉環。經常項目適度順差,可提高對外償付能力,提升境外主體持有本幣的信心。我國企業、銀行作為直接投資資金供給方,更容易推動人民幣計價。同時,輸出的人民幣反過來將帶動國內出口貿易和服務,回流投資境內金融市場,促進金融市場開放。

(二)實施有區別的本外幣協同管理。本幣跨境資金流動有助于國際收支管理,降低貨幣錯配風險,管理手段也更加豐富有效。因此,在本外幣協同管理框架下,堅持“本幣優先”原則,在制度設計中設置幣種轉換因子和匯率風險因子,在額度、期限等方面體現給予人民幣便利。同時,完善人民幣跨境使用相關政策,取消本幣使用不夠便利的一些規定,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

(三)完善宏觀審慎與微觀市場監管“兩位一體”的跨境資金流動監管體系。完善跨境資金流動宏觀審慎管理框架,充實工具箱,嘗試“托賓稅”等價格型工具引導資金有序流動。加強微觀事中事后管理,以事后管理為主,通過行業自律促進銀行合規經營。完善負面清單管理,對市場主體分類監管,合規程度高的給予適當便利,對合規程度差的實施嚴格監管,對風險較高的創新業務,保留必要的準入門檻。

政策建議

(一)支持企業和金融機構“走出去”。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積極擴大人民幣跨境使用。發揮亞投行、絲路基金等機構作用,通過直接投資、項目貸款推動人民幣資本輸出。支持中資金融機構開拓海外市場和全球布局,為“走出去”企業和境外主體提供投融資、離岸市場發債、資金結算清算等服務,提升全球競爭力。

(二)建設發達的金融市場。加快金融市場開放,促進人民幣在岸離岸市場雙向互連互通。加速國內金融市場與全球金融市場的接軌,解決金融市場開放過程中面臨的會計、審計和稅收問題。拓寬境外主體境內投資渠道,提高投資便利程度,引入更多長期資金。深化利率和匯率市場化改革,培育市場化的無風險利率,支持風險對沖工具的開發利用,發展金融衍生品市場。

(三)完善跨境資金流動風險預警體系。加強跨境資金流動監測預警,建立起覆蓋銀行、保險、證券的跨境資金流動監測預警體系,全面采集各類數據信息,優化跨境資金流動監測分析系統功能,設計前瞻性指標,及時對相關系統性風險做出準確預警,以便采取宏觀經濟政策、宏觀審慎政策或跨境資金流動管理,防范跨境資金流動風險。

(作者系人民銀行石家莊中心支行副行長)

(責任編輯: HN666)

責任編輯: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