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7月1日這天 億萬中國人沸騰了

{start}699161{end}

  1997年7月1日這天 億萬中國人沸騰了

  

  原標題:這天,1997年,7月1日

  新中國成立70周年以來,我國外交工作不斷走向成熟,在國際舞臺上日益發揮重要作用。回顧70年來的外交歷程,背后有許多鮮為人知的故事,許多驚心動魄的瞬間,許多一觸即發的博弈,許多難以忘懷的情景。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推出系列全媒體特別報道“外交密檔”,回望一路走來中國外交風雨路程,見證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偉大足跡。

1997年7月1日,首都各界慶祝香港回歸祖國聯歡晚會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葉用才攝1997年7月1日,首都各界慶祝香港回歸祖國聯歡晚會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葉用才攝

  1997年7月1日,英國結束對香港156年的殖民統治,中國政府正式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香港重新回到了祖國的懷抱。這是新中國成立70年中,最重要的歷史時刻之一。

  時任中國駐英國大使馬振崗至今心潮澎湃——當英國的國旗在香港徐徐落下,五星紅旗冉冉升起,億萬中國人沸騰了。通過電視直播,遠在英國的馬振崗和使館工作人員更是難以抑制心中的激動之情。

  博弈

  1840年,英國對中國發動鴉片戰爭,迫使戰敗的滿清政府簽訂了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條約第一條就是“割讓香港”。1898年,英國又強租九龍半島北部大片土地和附近200多個島嶼,租期99年。

  為了讓香港回歸祖國,中國仁人志士奮斗不息。1981年8月26日,鄧小平首次公開提出解決香港問題的“一國兩制”構想。1984年12月19日,中英兩國政府簽訂《關于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

  當一切朝著順利的方向穩步發展的時候,在香港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上任之后,香港回歸卻突然節外生枝。

  1992年,彭定康擔任最后一任港督,之后他公然推出一個違反中英達成的三個協議與諒解的政改方案,造成中英雙方圍繞香港發展的一場漫長而激烈的交鋒。

  馬振崗于1997年3月16日晚到達倫敦,出任駐英國大使,彼時離香港回歸只有3個半月時間。“赴英前,我接到最重要的一項任務,就是配合我國政府做好英方的工作,確保香港回歸的順利進行。”馬振崗回憶說。

  馬振崗到達倫敦的第二天晚上,英國首相梅杰宣布進行新的大選。5月1日,英國大選以保守黨失敗告終,工黨以壓倒性勝利重新執政,托尼?布萊爾出任英國首相。彭定康所在的保守黨下臺了。

  當時,馬振崗面臨最重要的問題,就是關于駐軍交接的安排。“7月1日前,解放軍必須提前進駐香港,這是很合理的要求。因為進駐不可能在一瞬間完成,如果不提前進駐,7月1日交接當天,香港就會出現防務上的空白。”

  馬振崗說,為了這個問題,他和羅賓?庫克談判了很多次,最后羅賓?庫克干脆避而不見,談判頓時遇到了瓶頸。

  暗示

  轉機出現在媒體大亨默多克的一個家庭酒會上。

  馬振崗清楚記得,那是1997年6月10日晚,默多克夫人邀請他出席一場家庭酒會。“當時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去了,后來證明去還是對的。”

  到場后,默多克夫人對馬振崗說:“里面大廳里還有一些客人,你是不是進去見見?”說著把他請進另一個客廳。馬振崗一看,全是工黨政府的重要官員。他看到財政大臣布朗,就同他交談起來。

  正談著,布朗說:“托尼來了,你要不要去見見他?”馬振崗抬頭便看見英國首相布萊爾正朝他微笑。

馬振崗與布萊爾交談馬振崗與布萊爾交談

  上前握手、交談。馬振崗沒料到,布萊爾向他透露了一個重要信息。“布萊爾特別強調,他本人要參加香港回歸的交接儀式。”

  “這是一個新的信息,按照我的理解,以前雙方達成的協議,英國將派外交大臣代表政府參加,并沒有商定首相出席。而如此一來,規格就提高了。”馬振崗說,如果布萊爾本人參加,這預示著工黨政府在香港回歸問題上將采取合作的態度。于是他趕緊把這個細節匯報回國內。

  有趣的是,英方當時對馬振崗這位新任大使還不太了解,擔心他沒有聽懂布萊爾的“暗示”。酒會當晚,英國首相辦公室就給中國駐英使館打電話,詢問首相給馬大使傳遞的重要信息,馬大使聽懂了沒有。

  第二天一早,英國外交部又打電話給中國駐英大使館,再次詢問首相向馬大使傳遞的重要信息,是否已經傳達給中國國內。

  “英方兩次特別強調的提醒,可以看出,當時英方確實希望順利配合,把香港回歸儀式搞好。”馬振崗說。

  交接

  時間終于到了1997年6月30日下午。

  夏天的英國和中國有7個小時時差。北京時間1997年6月30日晚11點,倫敦時間下午4點,英國政府在外交部舉辦了香港回歸招待會,馬振崗應邀到場。與會者有100多人,主要是英國政府官員和與香港有關的各界人物代表。招待會開始,大屏幕上播放BBC現場直播的香港回歸儀式場面。

  “當看到英國國旗慢慢降下來,中國國旗升起來那一剎那,我特別激動。悄悄看周圍,在場的英國人個個表情嚴肅、默不作聲,我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情。”馬振崗回憶說。

  活動結束后,馬振崗趕回使館參加歡慶香港回歸招待會。與英國外交部的那場招待會不同,使館的氣氛莊嚴而喜慶。

  “使館入口掛著寫有‘香港回歸’四個金色大字的紅宮燈,到處都是紅旗、鮮花。”當時使館熱鬧的景象浮現在馬振崗眼前,“大廳里擠滿各地華人華僑等同胞,人人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神采。”

  馬振崗回憶,招待會開始,使館重放了從中央電視臺錄下來的香港政權交接儀式直播,盡管大家都已經看過,但是再一放映,當看到五星紅旗冉冉升起的場面,大家又都情不自禁地熱淚盈眶,全場爆發歡呼聲。

  馬振崗致辭后,大家紛紛到臺前表達自己的喜悅,用歌聲、舞蹈傳遞他們的激動心情。

  招待會本計劃是當天晚上7點開始,9點結束,可是一直進行到晚上10點,大家還戀戀不舍,不肯離去。“招待會的熱烈氣氛與英國外交部的那場招待會截然不同,‘東方之珠’終于回到祖國懷抱,每個中國人都為民族復興和國家崛起感到自豪。”

  1997年7月1日,在14億中國人的心中,注定是難忘的一天。在馬振崗看來,香港回歸讓中國朝著祖國統一邁出了很重要的一步,中國政府用同樣的方式又解決了澳門問題。

  “祖國強大是解決一切問題的基礎,歷史證明了這一點。我們在黨的領導下為實現現代化努力奮斗,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同樣,中國也能更加有力地捍衛主權和領土完整,能夠實現國家的繁榮、昌盛、進步。”馬振崗說。

責任編輯:閆宏亮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