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創板開市滿月 注冊制初顯成效

{start}749546{end}

  科創板開市滿月 注冊制初顯成效

  

  作為深化資本市場改革的重要舉措,科創板沒有問世之前就備受關注。自7月22日首批25家科創板上市公司正式開盤交易,科創板一直保持超高的市場人氣和資本熱度,參與度非常廣泛。

  8月22日科創板開市已滿月。據上交所披露,截至8月21日,科創板累計受理企業152家。經歷了充分博弈、震蕩上漲、回歸理性的過程,至今28家已上市科創板公司股價全部上漲,較發行價平均漲幅為171%,漲幅中位數為160%。

  市盈率高于其他板塊

  目前,科創板上市企業的發行市盈率,遠高于現在二級市場行業平均市盈率。截至8月16日,科創板28家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98.24倍,市價總值6832億元。上交所主板上市公司1487家,平均市盈率13.19倍,總市值約31萬億元;創業板上市公司769家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為40.51倍。

  開源北京九部總經理夏華旺認為,科創板上市公司市盈率高對企業來說是一個贏家,因為發行市盈率偏高,企業募集資金是相對來說是便宜了。他認為,新上市的這20多家算是科創板的一個稀缺資源,隨著科創板上市的企業越來越多,投資者、市場博弈也越來越理性,其發行市盈率會慢慢接近上市公司的行業平均市盈率。

  前海開源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也認為,科創板股票表現突出和第一個月只有28家公司上市,股票供給較少有關。投資者開戶數超過了300萬戶,處于股票少資金多的狀況,可能是股票交易活躍、股價漲幅較多的一個原因。

  而在夏華旺看來,投資者熱情高漲,這種過熱情緒也反映出其對科創板板塊的一個美好期望。但另一方面機構投資者敢于這么定價,它后面也是要承擔這個二級市場的風險。這是由于對在科創板保薦的企業,既是一個保薦機構的同時還是一個投資機構,需要進行戰略配售。

  某券商人士也在近日的科創板觀察沙龍上坦言,作為持股的保薦機構,他感覺壓力非常大。“現在市場對科創板是追捧的,但從已經在戰略配售進來的券商,包括未來36個月才能減持的這些董監高來說,其實他們還是相對冷靜的。因為如果說僅僅是一時的熱度,到后面三年以后退潮了,或者說三年以后變臉了,對于真正的這些主要,包括我們這些持股的保薦機構,其實是非常有壓力的。”

  “我們要投到5%以上,可能要投幾千萬甚至過億元的這個金額。這個時候我們是要對它的未來,至少對未來2到3年持續的市值是要負責的,我們也是要24個月甚至36個月才能退出。”該人士說。

  在楊德龍看來,科創板的設立是資本市場的大事,它是為了支持科創企業的發展,培育出未來的科技龍頭。在過去的28年時間里,A股市場錯失了以BATJ為代表的這些新興經濟的公司,也錯失了經濟轉型所帶來的回報。我們設立科創板就是為了彌補缺憾,防止錯過未來的BATJ。

  不過,來自久銀控股(833998.OC)的一位高層認為,現在上市的第一批公司,好像離我們的理想還是有一點遠。在科創和資本市場這樣一個土壤下,我們是不是真正能夠培養出來可以與世界頂級科技公司比肩的公司?在日常工作中,我們發現在那個層面上現在還是有疑問的。

  北京第一分公司高級經理賴祥齡認為,從科創板目前上市企業的情況來看,企業體量整體還比較小,如一般年收入都在10億元以下的企業就占了80%。不過企業相對注重研發,比如2018年研發費用占的比重,高于20%的就占了13%。

  注冊制初顯成效

  科創板注冊制的推行也為其他板塊推行注冊制提供了經驗。

  8月1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提出,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研究完善創業板發行上市、再融資和制度,創造條件推動注冊制改革。

  上交所曾表示,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注冊制,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及時總結相關經驗教訓,充分發揮科創板改革試驗田作用,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

  深創投集團執行總經理劉綱認為,“科創板推出來之后,上市公司殼的價值就大幅下降。科創板的理念是逐步推動注冊制,現在目標中小板和創業板正在緊鑼密鼓的研究引進科創板的一些制度。在這種情況之下,原來一個上市公司殼賣幾十億元的這種可能性就非常小了,上市公司普遍面臨一個如何去推動它的業務繼續增長,有的是需要說轉型升級,有的甚至需要所謂的保殼這些挑戰。”

  夏華旺則認為,一些企業未來可能會從母公司分拆出來到科創板上市,因為現在很多知名企業旗下都有科技公司,如等。

  注冊制在發行價格、發行規模、發行節奏等方面堅持了市場化的導向。“核準制意味著什么?意味著首先我不看你未來,我要看你歷史,你是不是合規的,把合規放在第一位,如果注冊是看你未來,我要市場有沒有人去選擇你這個股票,你這個股票價格高不高。”路演天下董事長張永剛認為。

  不過也有多位業內人士認為注冊制把選擇權交給市場,并不意味著投資者沒有風險。“在信息充分披露的前提下,讓投資者自己對公司價值和風險作出判斷,對決策自己負責。這就是讓選擇權交給市場。注冊制下,監管機構不再對企業投資價值負責,因此對投資者判斷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整合發行人已披露的信息,充分認識到科創板上市企業背后的風險點,是新審核制度背景下對投資者判斷力提出的考驗。”賴祥齡認為。

  據上交所披露,目前申報的企業其中,新一代信息技術57家、生物醫藥34家、高端裝備28家、新材料14家、節能環保新能源及其他行業共19家。

  對于科創板開市以來的持續監管,上交所稱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發揮科創板的制度優勢,二是及時回應投資者關切,三是做好信息披露監管服務。

  科創板參與的首批投資者仍主要是自然人,據上交所披露的數據顯示,近四成開通科創板權限的投資者參與首月交易,自然人投資者交易占比89%,專業機構交易占比11%。

  在首批科創公司上市后,“踩線”行為不多。不過上交所也透露,開市一個月以來,共發現8起異常交易行為,包括5起拉抬打壓股價類、3起虛假申報類異常交易行為,并及時采取了書面警示的自律監管措施。

(文章來源:中國經營網)

(責任編輯:DF120)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