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克爾:德國最后的古典力量型中鋒,“頭重腳輕”的蓋世太保

{start}1190427{end}

  揚克爾:德國最后的古典力量型中鋒,“頭重腳輕”的蓋世太保

  

談起中超聯賽的大牌外援,不少球迷心目中都會浮現出德羅巴的大名。作為歐冠冠軍加盟的德羅巴,雖說與上海申花不歡而散,卻仍舊保持了自己的高度職業素養,最終在中國足球歷史中留下了屬于他的佳話。

申花在引進外援方面,從來都是中超的先行者。哪怕綠地接手后,申花的大牌外援也是數不勝數。可并不是每一位前鋒都叫德羅巴,背負大牌之名而來,最后以水貨的名聲離開的數不勝數,而揚克爾便是其中的典例。時日變遷,如今揚克爾也躋身德國新派教練中,我們又應該如何評價這位德國空霸?

德國肌肉高中鋒的最后余暉

對于德國球迷來說,揚克爾代表著二十一世紀初期的德國戰車在中鋒培養思路的徹底轉變,他更多時候是頂著“德國僅存的肌肉型高中鋒”的名號出場。自他以后,德國在中鋒球員的青訓培養思路開始產生了翻天覆地變化。

揚克爾在科隆完成職業生涯首秀,但在“山羊”時期揚克爾還不是球隊最為關鍵的核心球員。此時的他留給球迷的印象只有高大的身體,并無其他可圈可點的閃光之處。

直到他來到了奧地利,在奧超豪門維也納快速,揚克爾終于找到了自己的伯樂,并拿下了職業生涯第一個個人獎項——歐洲優勝者杯最佳射手。雖說和維也納的緣分只維持了短短一年,但是球隊在他的帶領下闖入優勝者聯盟決賽,并拿下奧超聯賽冠軍,讓他備受歐洲豪門關注。

榮耀加身的“前半生”

揚克爾能夠厚積薄發兩個賽季后迎來大爆發,和自身硬實力的增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此時的他,已經能夠熟練地將自己在場上身體素質的優勢變為真正的長處。

對于對方后衛來說,揚克爾雖然射術不精,但強于纏斗讓他作為支點型中鋒出戰時游刃有余。身體素質的優勢讓對方中衛別說輕易上壓進行逼搶,單單應對揚克爾的橫沖直撞就已經非常乏力。

揚克爾在奧超的錘煉,很快讓他成為德甲霸主拜仁的心意對象。作為一貫以德國人作為班底的拜仁,此時也希望在中鋒位置上有一名侵略性更強的球員。

對于揚克爾來說,加盟維也納快速更多也不過是希望在一個相對輕松的環境下打出名氣而已,此時跳板的任務已經完成,回到國內也是理所當然。雙方一拍即合,揚克爾便開始了和拜仁的六年情緣。

不可否定的,拜仁所給予揚克爾的除去薪資的上漲外,更多的是讓他走上更大的平臺,獲得了名氣的提升。

在拜仁站穩腳跟后,他很快就在98年獲得了國家隊的邀請。球隊在中鋒的頭號人選是大器晚成的比埃爾霍夫,這位在96年歐洲杯上一戰成名的老將,此時已經出任德國隊長,他也是揚克爾在國家隊生涯前半段最大的勁敵。

站在前輩肩膀上成長

不得不承認,比埃爾霍夫對于頭球的把控能力在當時確實難有人輕易匹敵,他能夠敏銳地捕捉到禁區前沿頭球的機會,以頭球制勝,確實讓他樹立了在德國隊的中鋒主導地位。

但比埃爾霍夫的長處,也是揚克爾最大的軟肋。他過分依賴頭球得分,除此之外能夠給球隊提供支持的進攻手段少之又少。

比埃爾霍夫首次入選德國國家隊的年紀是27歲,已然處在運動生涯的末期。球隊需要一位更為年輕高效的射手來接過高中鋒的衣缽,揚克爾便成為了德國隊的首選。

不過距離揚克爾真正成為德國隊首選前鋒,仍有一段時間,因為他在98年法國世界杯前被主帥福格茨拒絕。對于福格茨來說此時的揚克爾還缺乏大賽錘煉,不足以成為球隊仰仗的首選中鋒。

等待對于揚克爾來說,確實是值得的。少了國家隊的任務,給了揚克爾充裕的時間和俱樂部磨合。與拜仁最先征戰的幾年里,揚克爾隨“南大王”四處征戰,維持了球隊在國內賽事的制霸地位。而在拜仁,隨著技戰術水平的提高,揚克爾的內心也開始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相較于從前,他已經完全成為了力量型高中鋒的典范。對于德甲聯賽的一班球隊來說,面對其所具備的在中路做球掩護邊路進攻手的能力,對手也沒有太多的方法限制。此時的他也正處在自己的黃金年齡,身體素質帶來的優勢讓他的大牌情緒也開始有所增長。

巔峰后的迅速下墜

進入新千年后,隨拜仁拿下歐冠獎杯讓揚克爾的名氣達到了頂峰,“德國坦克”開始成為歐洲足壇家喻戶曉的名號。

在國家隊里他也是屢屢爆出和主帥福格茨有所芥蒂,揚克爾對于其沒有在法國世界杯啟用他一事,仍舊耿耿于懷。而德國隊也出現了更衣室不和的情況,揚克爾自然成為了其中一員。情緒化的標簽,在那時的揚克爾身上隱約顯現。

打入日韓世界杯決賽,對于一直被唱衰的德國足球來說可謂是激動人心的時刻。不過球隊最后還是由于硬實力的缺陷,輸給了此時正處在巔峰狀態的桑巴軍團。而揚克爾也開始以此為轉折點,步入了職業生涯的末端。

這屆世界杯上克洛澤的初露崢嶸,讓本是德國隊當家中鋒的揚克爾反倒成了襯托。在揚克爾高達身軀的掩護下,克洛澤無敵手壓迫之憂,用機敏的跑位屢屢為德國搶下關鍵進球。新老搭配,也宣告了屬于德國的高中鋒時代就此走向轉折,克洛澤所代表的新派技術流中鋒正在悄然成長。

隨著時間的推移,高大的身軀開始成為揚克爾的拖累。沉重的步伐讓他無法再適應提倡速度的歐洲現代足球。

出走拜仁后輾轉烏迪內斯和凱澤斯勞特,都未能讓他重回巔峰,四個賽季的進球加起來不到10個。揚克爾自己也知道所謂的肌肉優勢在他喪失了速度和體力后,已然成為了累贅,淘金中超成為了他足球生涯末期為數不多的選擇。

2006年,上海申花用五十萬歐元租借來揚克爾,并沒有在中超發揮出肌肉流的優勢所在。反倒是他速率過慢、轉身不及時、射術不精的問題成為了申花的拖累,聯賽出場9次,卻未進一球,只得匆匆結束中國之旅。

縱觀揚克爾的職業生涯末期,隨著現代足球的風格更新,他作為古典力量型中鋒的代表,已然被時代拋棄。榮譽滿身后,輾轉多處也始終無法找回自己的狀態,黯然退役也就成了他最后的選擇。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