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備萬元報名千元 為北京馬拉松算筆“經濟賬”

{start}1203795{end}

  裝備萬元報名千元 為北京馬拉松算筆“經濟賬”

  

資料圖。 資料圖。

  從天安門廣場出發,終點為國家奧林匹克公園,被譽為“國馬”的北京馬拉松今年將在11月3日開跑。今年共有16萬余名跑友參與預報名,相比去年增加48%。一年一度的跑友盛會背后,是一股馬拉松“經濟熱”,悄然帶動了運動裝備、健身等大眾體育消費,也刺激了城市旅游的發展。

  ■跑友比賽

  裝備花了上萬元

  耐克專業zoomX馬拉松跑鞋約2000元,跑步服裝1000元,佳明245跑馬手表約3000元,每周兩節體能訓練課,北京馬拉松報名費幾百元……雖然距離今年北馬比賽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小黃已經為了這場比賽投入了七八千元。

  白領小黃是一名馬拉松新手,愛上這項運動半年時間,今年是第一次報名北京馬拉松這樣大型的賽事。她表示,跑鞋、跑步短褲、跑步T恤、跑步手表、手機、遮陽帽、防曬霜、潤滑劑、擦汗手巾、能量膠、鹽丸等,這些是馬拉松最常見的需要準備的物品。雖然北馬需要抽簽來決定是否可以最終參賽,但小黃已經開始投入訓練來備戰比賽。周末參加線下跑團,平時到健身房上有關力量和心肺的課程。

  “我是因為一個朋友喜歡跑步,帶著我開始跑馬拉松的。身邊跑友都會為比賽投入很多資金和精力,包括上訓練課、提升各種裝備,少則三四千元,多則上萬元。如果去外地比賽,算上住行花銷則更大,國外比賽的報名費有的高達上千元。”在小黃看來,跑步讓自己找到了健康生活的方式,是不斷突破自我的過程,雖然參加一次比賽資金投入不少,但很多是長期投資,還是比較值得。

  ■“一簽難求”

  報名費一路飆升

  國外有“馬拉松周期”的說法,是指當人均GDP超過5000美元之后,一個國家的多個城市以馬拉松賽事為依托,進入全民路跑的體育消費黃金周期。近年來,隨著國人對健康生活方式的更高追求,跑步作為一項門檻較低的運動方式,受到越來越多人的追捧,馬拉松這項運動也變得不再小眾。

  今年北馬的預報名啟動后8小時,報名人數就已突破11萬大關,這一數字幾乎追平了去年北馬報名總人數。截至報名結束,共有165704名跑友參與預報名,相比去年增加了53911人,增幅達48%。

  1981年,首屆北京馬拉松賽舉辦,是經國際田聯批準、由中國田徑協會舉辦的我國首個城市馬拉松賽事。這項賽事的成功舉辦,為國內外體育交流提供了新的窗口,同時也啟蒙了大眾對全民健身的認識。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舉辦讓全民健身形成熱潮,北馬正式獲得國際田聯金標賽事稱號,加上中國田徑協會金牌賽事稱號,北馬成為“雙金”賽事。

  中國田徑協會副主席王楠對外表示,北京馬拉松由一項純粹的體育賽事,發展到與首都城市文化魅力相融合的過程,再加上國際標準的引入,使得這項賽事魅力十足。

  “站在天安門廣場,開賽前3萬人齊聲高唱國歌,北馬的特殊性吸引著大批跑者來朝圣。”一位跑友表示,北京馬拉松是很多跑者必須要打卡的“榮譽殿堂”。

  16萬人報名,3萬個比賽名額,中簽率僅為18%。這讓“一簽難求”的參賽資格市場價水漲船高。記者在二手交易網站上發現,雖然中簽情況還未公布,但一個“北馬直通名額”的價格已經飆高至幾百元到2000元不等,遠超比賽原本200元的報名費。“一直到比賽前,參賽資格的價格會一直飆高,5000元都有人要。”另一位賣家稱。

  ■拉動消費

  赴京跑馬帶熱旅游

  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馬拉松全年參賽總人次達583萬,相較2017年增幅達17%;中國境內馬拉松規模賽事共計1581場,同比增長43.46%。這些賽事分布在31個省區市、285個地級市。

  除了北上廣等一線城市,三四線城市為何也熱衷于舉辦馬拉松比賽?

  “馬拉松不僅能帶動全民健身、助力城市形象,對城市經濟的拉動也是顯而易見的,特別是酒店、餐飲、購物、旅游、交通等方面。”北馬運營方中奧路跑總經理戴啟軍說。

  來自北馬賽事運營方的數據顯示,在每屆比賽的3萬參賽選手中,外地選手占比超6成,去年選手覆蓋42個國家及國內所有省份。戴啟軍表示,來北京參賽的選手中,一些會順便帶著家人來旅游;而北馬的選手中,多為30歲至50歲的人群,收入也處于社會中上游,具有一定消費能力。

  在今年北馬賽事的帶動下,赴北京旅游將出現一個小高峰。攜程平臺數據顯示,10月30日至11月2日前往北京的機票搜索量同比增40%,比賽起點天安門廣場周邊酒店預訂量同比增30%左右,部分酒店熱門房型已售罄。

  記者近日走訪本市商場了解到,北馬即將來臨,為此特意購入比賽裝備的消費者不在少數。國貿商城一家體育用品的銷售人員表示,女性相比男性更愿意在裝備上花錢,比如衣服和鞋既要追求專業又要樣式時尚。此外,某電商平臺相關負責人也透露,每到馬拉松期間,運動手環、跑鞋等相關運動產品的搜索量和銷售量都會水漲船高。

  國際田聯今年6月發布的《中國路跑運動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馬拉松年度消費總額達178億元,全年賽事帶動的總消費額達到288億元,年度產業總產出達746億元。

  ■比賽井噴

  跑馬形成全產業鏈

  “像足球等體育比賽一樣,圍繞馬拉松賽事,正在形成一條上下游產業鏈。”戴啟軍介紹說,這條產業鏈上游有賽事培訓與組織機構,中游包括賽事宣傳與運營,下游則包含賽事周邊及增值服務。40萬余瓶飲用水、16萬支能量膠、7萬根能量香蕉、7000名志愿者、200余名醫務人員……2019年賽事保障的數據背后,是保險、運動飲料、能量食品、醫療救治等多個細分市場的發展。

  今年北京馬拉松賽得到了華夏幸福、阿迪達斯、北京現代、中國平安等23家企業的贊助和支持。據悉,一屆北馬的賽事收入約為五六千萬元,主要來自贊助收入、報名收入和衍生經濟收入,其中賽事贊助占比約為九成。

  贊助收入方面,2017年北馬贊助收入達到5500萬元左右;報名收入方面,北京馬拉松報名費用200元,參賽人數固定為3萬人,報名費用收入均超過600萬元;衍生經濟收入方面,北京馬拉松賽事進行期間,北京馬拉松博覽會同步進行,匯集了運動鞋服、營養品、體質監測和輔助訓練器材、時尚產品等四大類別的路跑裝備,以及健身類訓練器材和旅游類產品的展示等,2017年博覽會收入達到50萬元。按此計算,2017年北馬賽事收入約為6150萬元,其中贊助收入占比達到約九成。

  對比馬拉松賽事商業模式較為成熟的美國,美國馬拉松賽事收入的40%來自電視版權收入,30%來自贊助商,20%來自報名收入,10%來自賽事紀念品。不過,業內人士表示,電視轉播方面國內外情況不一,目前北馬不僅無法通過轉播營利甚至還要為轉播付出成本,這也是國內所有馬拉松賽事存在的共同問題。

  此外,單從每一場馬拉松比賽的運營上看也并非“穩賺不賠”。2018年相關數據顯示,單場馬拉松賽事運營面臨著數百萬元缺口。如A1級馬拉松平均賽事運營經費為1199.86萬元,平均贊助收入在669.42萬元,二者之間有超過500萬元的資金缺口。同時,賽事組織程序不規范、賽場設置不合理、賽后服務保障不健全等問題還或多或少地存在。

  戴啟軍表示,如今馬拉松比賽在全國各城市“井噴”式發展,隨著賽事越來越多,比賽同質化現象也越發嚴重。每年北馬的運營成本都在增加,所以更需要精細化運作比賽,讓參賽者感受到“溫度”,同時才能吸引到更多更優質的贊助商和合作伙伴。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