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球”決定因素:NBA中英雄球的誕生方式

{start}798326{end}

  “關鍵球”決定因素:NBA中英雄球的誕生方式

  

  我并不是想告訴你“關鍵時刻”不重要。

  這注定會成為一篇激起那些傳統主義球迷憤怒的文章,所以我想事先說明我的確認為在更有影響力的情況下,比賽的進行方式是不同的,不論這是一場比分膠著的常規賽的最后關頭,還是各支球隊頂著巨大壓力想要在季后賽中走的更遠。從對手的水平等角度來看,一場比分膠著的比賽以及季后賽里的第四節中的競爭氣氛會更加濃郁,比賽的質量也更高,并且在比賽的細節以及激烈程度上都會有明顯的提高。

  盡管經驗告訴我們“關鍵時刻”真的存在,但無論是在哪一項體育賽事中,我們都很難對其進行具體的衡量。舉個例子,一個關于棒球的研究發現一個影響因素,但它太微不足道了,以至于絕大多數分析報告中都不會提及這個因素。但是也有一些東西表明我們所討論的“關鍵因素”只不過是和最糟糕的狀態相比,我們在挑戰最出色的對手時效率上細微的下滑。

  說回籃球,第一個問題是很明確的:關鍵因素到底指的是什么?想必幫助球隊贏下一場膠著的比賽就可以稱之為“關鍵因素”了。就是在這里我們遇到了我們的第一個大問題。十幾年前的研究幾乎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一支球隊擁有或是缺乏某種特殊的能力去贏下一場膠著的比賽。一場膠著的比賽可不是拋硬幣那么簡單。這份研究顯示和實力較差的球隊相比,實力更強的球隊在關鍵時刻贏下比賽的頻率更高。但是和那些并不膠著的比賽相比,他們的勝率明顯更低。

  為了盡可能多地單獨研究“關鍵因素”,我對此進行了非常狹窄的定義。在研究球隊表現時,我只會考慮那些在第四節的最后兩分鐘分差在3分之內的比賽。NBA.com對關鍵時刻的定義是第四節的最后五分鐘,分差在5分之內,這并沒有什么錯,而且接下來的分析研究也同樣適用于這個較“寬”的定義。但是我還是想堅持關注那些每個回合比分都接近相同的比賽。

  在這樣定義的背景下,我研究了各支球隊從1996-97賽季一直到2018-19賽季期間每個賽季的包含關鍵時刻的比賽記錄,然后與每個賽季其他的所有比賽進行了對比。(注:1996-97賽季是NBA.com有數據記錄的第一個賽季。)就像上面提到的那樣,那些擅長贏下并不膠著的比賽的球隊比那些實力較差的球隊更容易取得關鍵時刻的勝利,不過關鍵時刻的表現很大程度上彌補了這段差距。

  在這段時間背景下,一個基于更廣泛球隊表現的關于關鍵時刻記錄的線性回歸模型指出如果一支球隊在不含關鍵時刻的比賽中能保持60勝的節奏(勝率73.2%),那么在關鍵時刻的比賽中他們將能保持47勝的節奏(勝率57.4%)。相反,從此模型中我們也可以看出一支在不含關鍵時刻的比賽中勝率為24.4%的球隊(20勝的節奏)可以在關鍵時刻將勝率提升到41.7%(已經超過34勝了)。

  所以對于那些實力較強的球隊來說,在關鍵時刻中取得勝利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讓比賽進入關鍵時刻。

  當然,每個賽季都會有一些球隊在關鍵時刻的表現超出或是低于預期。上賽季,掘金(54勝28負)和快船(48勝34負)與各自剩余比賽的預期相比,分別多贏下了5.8場和5.5場的關鍵比賽,而雷霆(49勝33負)與預期相比則少贏了5場比賽。在這里我們可以進行一個思想實驗:把快船和雷霆調個個,如果快船只贏了37場比賽而雷霆贏了59場,那么今年夏天的自由市場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盡管我們可以根據關鍵時刻的表現總結出一些球隊的特點,但歷史告訴我們“隨機性”很可能從中作梗。同樣是在這23年里,不論一支球隊今年在關鍵時刻的表現是好是壞,這都與他們下一年的表現毫無關系。

  重申一遍,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一支球隊擁有或是缺少某種能力從一個賽季到下個賽季一直取得關鍵時刻的勝利。

  當然,考慮到這份研究的規模,有些球隊的表現似乎一直在超出或是低于預期。從2007-08賽季一直到2014-15賽季,森林狼在關鍵時刻的比賽成績一直低于預期。從2011-12賽季一直到2016-17賽季這6年中,灰熊有5年都至少比預期多贏了3場包含關鍵時刻的比賽。我們不能排除這兩支球隊表現的背后有著系統性的原因,而且那段時間灰熊正好處于“G&G”的鼎盛時期,而森林狼(更有針對性地說是凱文-樂福)并不具備在關鍵時刻取得勝利的能力。不過就像這些因素所帶來的感覺一樣,我們無法通過普通的差異將他們區分開來,只能依靠一些球隊內在的東西。同時這也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問題。那段時間里的森林狼或許真的缺少一名能終結比賽的球星,他們的戰績也始終在墊底附近徘徊。

  如果我們不能說一支球隊能一直在關鍵時刻取得勝利,那么球員呢?考慮到聯盟里的球星,那些頂級球星肯定有能力在關鍵時刻站出來,對吧?

  和我們討論球隊時一樣,對關鍵時刻的定義會影響到后面的分析,所以明確定義是很重要的。考慮到歷史上那些難以忘懷的制勝球,我想盡可能縮小我研究的范圍,因為在比賽最后關頭的能力以及勇氣才是最重要的東西。為此,我把時間上線定在了2004-05賽季。我研究了在第四節或是加時賽最后30秒內,每一記有機會扳平或是反超比分的投籃。

  首先需要注明的是對于球員來說,這的確異常艱難,因為這些英雄球的平均命中率只有29.8%。關于為什么球員的效率在這種情況下下滑的如此之快的討論其實就是對關鍵時刻本身的討論。我的看法是這種特定情況下的各種限制使得防守球員不再會收到欺騙。通常來說防守球員此時都知道誰會出手這記投籃(一般都是進攻方陣中最出色的外線球員)以及考慮到時間和比分,他們什么時候會進行出手。舉個例子,在比分相同的情況下,不給對手留下進攻時間和最后關頭的投籃的質量同樣重要;不給對手留下任何反應的機會也會大大提高自己贏得比賽的可能性。

  關鍵時刻普遍較低的效率打響了反對批評絕殺失敗的球員的第一槍。就像棒球球員一樣,如果一名棒球球員的命中率達到了35%,那么他就已經足夠偉大了;如果一名籃球運動員的關鍵球命中率能保持在35%,那么他絕對是歷史上數一數二的球員。

  “穩定”是我們討論中最關鍵的一個詞。從2004-05賽季以來,只有7名球員出手過100記英雄球,勒布朗-詹姆斯和科比-布萊恩特以128記英雄球并列排在第一位。因為一支球隊一個賽季里的關鍵時刻記錄傾向于他們非關鍵時刻比賽的預測值,所以有些球員命中關鍵球的頻率比歷史平均30%還要高。不過隨著出手數量的增加,總的制勝球命中率出現了嚴重的下滑。

  添加上這些球員的名字后,我們也很難分辨出這段時間里那些時候球員是高于或是低于30%這條線的,不過我們可以看出大量的投籃都是偏向外線球員的。

  盡管我們無法研究那些沒有數據統計的時代的比賽,不過我們仍然能看出位于左上角的球員(比如蒂姆-鄧肯和安東尼-戴維斯)并沒有像那些大量出手的球員一樣進行各種各樣的投籃出手,因為在籃筐附近完成補籃或是接過隊友傳球完成得分本來就是更加簡單的投籃選擇,即便是在壓力最大的時候也是如此,這與自己嘗試突破對方防守要簡單多了。不過除非整個教練組都是笨蛋,不然這種簡單的投籃都只是球場上的意外而已。

  就像那些表現超過預期的球隊一樣,我們可以認為像德克-諾維茨基和克里斯-保羅這樣的球員身上存在一種特殊的關鍵基因。別以為這只是一句玩笑話。這兩個人加上卡梅羅-安東尼和喬-約翰遜,他們是出了名的靠急停兩分在聯盟里生存,而這種球通常來說就是比賽后期單打之后的結果。所以和別的球員相比,考慮到他們總是按自己喜歡的方式在打球,他們在關鍵時刻的表現也應該比別人好。

  但是,請仔細看看這張關于在這段時間內至少出手了20次英雄球的球員的額外進球數的分布:

  盡管這個分布圖并不是在說比賽關鍵時刻的情況就等同于三七開的拋硬幣,但如果真的等同于拋硬幣的話,這張圖就是結果應有的樣子。

  再重申一遍我從一開始就在說的話,我不認為關鍵時刻不存在,不過這是一個性質上的,比較模糊的因素,它并沒有具體的限定范圍。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