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如何在歷史中行走

{start}1206027{end}

  我們如何在歷史中行走

  

看著朋友圈里在梅奔中心許多朋友的更新,我一下子想起來上一次湖人來打中國賽的樣子了。

那是2013年,六年前的事情咯,和湖人一起來的是勇士。那時候,勇士還沒展露出任何王朝的樣子,庫里看起來是嫩嫩的可愛,還沒有留這么多的胡子。那時候的主角和這一次的中國賽一樣,是湖人,只不過湖人的主角是無法登場的科比。

比賽是在北京和上海打的,說實話,好多細節我都回憶不起來了。我只記得,作為一個從業者,我肯定沒有缺席那一年的中國賽。事實上,自打2004年姚明、麥迪、范甘迪,韋伯、畢比、阿德爾曼他們第一次在中國打季前賽一直到去年,我從來沒有缺席過中國賽。直到今年。

晚上,我陪著兒子玩了會兒,讀了睡前故事,陪他躺下,翻看著朋友圈才意識到今年第一次我缺席了。這是多么特殊的一個夏天,我們都在經歷著歷史。

在前一天晚上和柯凡一起吃飯,閑扯,聊起來我們倆一路從Tom,說到新浪,再從新浪說到了騰訊。那是從09-10賽季開始的。算起來到今年整十年 。湖人和勇士這一年,上海站我們倆在演播室里說的。北京站,我在現場采訪,寫稿。我對其中的一幕隱約有些印象,在北京站的比賽開始前,有一個媒體發布會,姚明、斯特恩和蕭華坐在一起。



斯特恩即將卸任,確立了接班人蕭華,姚明那時候還很瘦,還不是中國籃球的掌門人,是NBA在這片市場里最有影響力的推廣者。他們一起宣布NBA姚明籃球學校的開幕。我記得發布會上有位記者問斯特恩,和姚明之間的合作都包括哪些,斯特恩回答:好多啊,我們一直在努力合作,試圖推動這項運動。姚明的慈善比賽,希望小學,他的基金會……緊接著姚明還補了一句:他們還給了我在美國的第一份工作。語音剛落,整間發布廳瞬間被笑聲填滿了。

現在斯特恩早已退休,最近總能看到他白發蒼蒼的照片,好多人說:老頭好不容易推開的大門,建立的關系,累積的情感,就這么被摧毀了。還有好多人說,如果老頭在,這一切會不會不這樣?

姚明和蕭華站在兩個不同的隊伍里。其實,他們一直屬于不同的隊伍,可籃球是一座橋梁,兩個隊伍一直在來往,交流。他們活在不同的江湖里。這交流也形成了新的江湖。有江湖,就會有永不停歇的復雜故事,向來如此。

誰能改變江湖呢,無論這江湖中有誰,江湖永遠復雜到你根本無法用語言去描繪清楚。



我還記得2013年那一次,最大的腕兒是上不了場的科比,跟腱傷勢讓他沒法打比賽,卻不影響他是最受歡迎的。只要現場的大屏幕里有他,歡呼聲一定沸騰。這就是湖人和科比的影響力。時隔六年,再來到中國球迷面前,場上最大的腕兒還是湖人的,詹姆斯,然后是歐文和濃眉戴維斯。歐文打了一分鐘就撞到本已有傷的面部,被替換下場,剩下的比賽都沒登場。勒維爾也傷了。舞臺上的主角都是湖人。



比賽到底打得怎么樣?我不知道,恐怕只有現場的球迷和媒體從業者才知道。據說現場坐滿了,熱愛這項運動和熱愛這些球星的球迷手舉著國旗,享受著這場比賽的激烈和焦灼。心里矛盾重重。



我猜,這場比賽還挺激烈的。

我是看著數據和最后的技術統計猜測的。畢竟到了最后20秒的時候,雙方還達成了111平嘛。這樣看著數據猜比賽的日子會持續多久?誰知道呢。

不知道的,怎么能瞎說呢。

這是我相信的,不知道的事情,就別瞎說。這也是為什么我欣賞科爾和庫里,你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知道的事情,你還非得說,那不就是胡說八道么!他們兩位都說了,不但不了解情況,也沒有透徹的了解中國的歷史,于是沒有任何立場去評價。

本來不就該這樣么?!

這就是為什么蔡崇信寫的那封長信在我看來,得體,智慧。他在試圖解釋到底中國人民經歷了怎樣的歷史,是這樣的歷史和民族經歷造成了我們有自己可以和不可以。就像地球上其他的社會和民族一樣。

我們都有知道和不知道的。我們都有相信和不相信的。

現在,追問任何一個人就此事的看法和觀點已經變成了例行,從業者哪怕如我,也收到了兩封郵件,分別來自于兩大美國媒體,想要采訪我就此事的看法,留言和私信里也躺著很多來自各位關注者的提問。



有關我的立場和看法,我早就表達過了:我是體育人,可我有我的原則!我有我的工作,我熱愛體育,欣賞也期待我熱愛運動中最高水平的表現,然而我的立場讓我有了選擇。國家主權是大是大非的問題,原則第一,不容挑戰侵犯。

這是我的把手,依靠。

人在世間行走,不懂的事情太多。你就比如籃球,我看到很多人說籃球很單純,很簡單。當然不是了,人間世就沒有事情簡單。咱就拿籃球來說,籃球有競技的一面,娛樂的一面,文化的一面,商業的一面……而且所有這些面不是清晰分割邊界,你站第一排,我站第五排,伸開一臂距離,清楚明白。他們是都混在一起的,有你有我有他。我們總試圖用簡單的話語去定義,簡單和復雜本就是矛盾的,怎么定義概括得了呢。這時候,你就需要一個把手,需要一個依托,你知道自己的根基在哪兒,原則在哪兒。你得知道后背靠在什么地方,才分得清前后左右。

昨天,虎撲的朋友問我對于籃球最初的愛是什么?我是這么告訴給他們的:

我們都是打著籃球長大的吧。我小時候在父親工廠坑坑洼洼的水泥地球場上開始打球。長大到了學校,打著籃球最終熟知我的那些同學們,了解了我們各自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后來選擇以籃球為工作。現在籃球又是我認定教育我兒子,陪伴他長大的最重要的方式之一。這就是籃球和我的關系,他就是我認識我身邊的人,認知我生活的世界,每天不斷成長,前行的依托。我相信體育本身的魅力和力量,所以我想他不會讓我失望。我已經說不清最初的愛是什么樣子,對于我來說,我對這項運動的熱愛隨著我的生命延續不斷累積,他無比厚重,是一個我可以不斷回歸的原點,在這個原點里,我總能找到力量。

我的原則和籃球矛盾么?不矛盾啊!我當然想看到這項運動最高水平的呈現,人類都是好奇的,我很想知道這比賽最高級別競爭每天的樣子都是什么。可我熱愛的籃球不限于此。

他在于我每周打得那一兩次比賽,和我的同事同行朋友們一起,笑著,競爭著。

在于我帶著兒子參加的訓練營,看著他和比他大的那些男孩女孩們,表情認真的試圖完成教練的每一項要求。

在于我看到過,還將更多看到的由各方組織的三對三,四對四,五對五的比賽。



也更在于即將在11月開始的我們自己的聯賽。

籃球有很多種樣子,如果你拉住了自己的把手,不迷失,你就能明白,籃球是豐富多彩的,味道復合得如同成都火鍋一樣,五味雜陳,你分辨不清到底味蕾上哪一種味道在起作用,可就是很美好。

這就是這么多不同的人,不同的信念在世界上共存的方式。我們拉住各自的把手,守住各自的底線,知道在很多事情上我們不同。經歷不同,怎么可能都一樣的。

可不同的我們都可以去熱愛,喜歡同一件事,比如籃球。哪怕這件事很復雜,即便在復雜的籃球里,我們也找到共鳴。這原本不就是籃球和體育有魅力的地方么?

不然,很多年前,乒乓球怎么會成為那座橋梁。不然,在過去的很多年,籃球怎么會帶來這么多溝通。

在這個多事之秋,這就是我想跟你說的,我們要面臨世界很復雜,復雜得你要花費很多時間和精力去研究,付出不少代價才可能略知一二。所以你要知道你的把手是什么,你的熱愛和你力量的來源是什么,這樣你才能心里澄明地面對相同與不同,面對即將到來的事,和包圍著的你的世界。

中國賽的第一場打完了,然后呢?

只要你知道你的把手,原則和力量來源,你會平靜地等待著然后到來的。在這里,我說的不僅是籃球。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