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陶虹

{start}835371{end}

  燦爛陶虹

  

  燦爛陶虹

  半夏

  海清剛剛和姚晨梁靜為自己這樣不再年輕的女演員喊話發聲沒幾天,由她領銜主演的《小歡喜》在衛視和視頻網站同步登陸,首播即雙臺破1,收視率高企,豆瓣評分8.1,熱搜榜上有序位,口碑一片喜人,果然應了“便宜好用”的自我陳詞。

  劇集的持續熱力,海清黃磊當然再度引來關注,并非女一的陶虹也被認為讓人意外。其實,一點都不意外。

  因為還有一位演過《生活秀》的陶紅,所以陶虹更多被稱為小陶虹。不過,生于1972年的小陶虹,其實已經到了一定的年齡。

  早在1980年代,從小被母親送去學舞蹈的她,選擇了泳池,成為一名花樣游泳運動員,拿過國內大賽的冠軍,國際大賽中也擁有不錯的名次,運動生涯堪稱斐然。據說游泳隊最初招了150人,最后練到10年以上的,只有她一個人,足見她的韌性。

  運動生涯的長度總是有限的,好在幸運的陶虹被籌拍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的姜文選中,從此進入她的美麗新世界。登上大銀幕的陶虹,很快就贏得了相當不俗的榮譽。她主演《黑眼睛》相繼獲得大馬士革國際電影節、華表獎、金雞獎和亞洲電影節的影后,果然出道就是高起點。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不用說,以殘奧會中國首枚金牌獲得者為原型的《黑眼睛》選中陶虹,自然首先看中她的運動員出身,以及銀幕上的表現,同時也更在于她的確擁有一雙迷離的黑眼睛和富有親和力的笑容。想來這些也是當初姜文一眼相中她的原因吧。演員的眼緣是太重要了,不論之于導演還是受眾。

  說起來,陶虹的大眾知名度,主要得益于影和劇雙棲的兩個“燦爛”,《陽光燦爛的日子》之外,中戲畢業后參演的《春光燦爛豬八戒》,似乎更有擊穿代際的堅挺口碑,成為許多人執念的記憶。也是拜賜于這次“燦爛”,她與徐崢相識,并最終成為他的太太。當時這對同齡人的聲名,彼此間存在相當的跳差,一個風頭正勁,一個還伺伏于名不見經傳的線下。

  “燦爛”之后,《美麗新世界》《說好不分手》和《空鏡子》《漢武大帝》等影像作品,繼續源源為陶虹斬獲女主女配各類獎項和大眾口碑,包括百合獎十年觀眾最喜愛的劇情類影視女演員獎和飛天獎突出貢獻獎,展示了她持續綿綿的功力。

  誠然,走進婚姻尤其是生下女兒后,陶虹似乎淡出了演藝,歸返于家庭。陪伴孩子成長,當然可以理解為是一種幸福,所以她說自己在做喜歡的事。不過,這種仿佛天賦的性別責任,又的確是女演員的一個穴點,對她們的演藝生涯,總會構成不止于良性的影響。這實在也是海清姚晨梁靜們可言說或者不可言說的隱衷,畢竟,即便不像陶虹那樣積年陪伴孩子,起碼總要承擔生產的過程,而適合生育的年齡當然也正值她們演藝的黃金期,有些機會,錯過往往意味著永遠的失去,即便你是海清姚晨梁靜這樣坐擁不俗咖位的知名演員。而孕期投身工作,除了淋雨哭戲種種辛苦難受,也還有危險因素,譬如梁靜便曾因在病房拍戲而感染病毒導致流產,留下不能抹去的心痛。

  從功利的視角出發,陶虹當然可以被視為既入對了行又嫁對了郎,不過這應該屬于不那么容易捉摸的概率事件。就陶虹自身而言,有人評價她是有紅的實力卻沒有紅的野心。作為一個擁有優質實力的演員,當然不會僅僅為了紅才去演戲,不過也大可不必耿耿地退卻拒絕紅,紅或曰成名,本不是一個負面的概念,喜歡乃至發自內心的喜歡,當是題中應有之義,或者還是那句話,這未必不是一種職業道德。

  高傲如張愛玲曾說,出名要趁早。可見圈中人之于名利,都是難以免俗的。只是此事關乎個人資質以及運氣人脈種種牽制,絕非易得之事。于是,得與不得之間的心態,便不免成為一種境界。

  其實,只要留心便會發現,成名夠早的陶虹還是長于將自己展示在鏡頭前的,或者說是遇到自己喜歡的角色才會去演。而如今功成名就的徐崢,主演監制導演的諸多作品,票房破億似乎已成常態,業內認同也毋庸置疑,如此知名制作人的身份,還是方便他幫助她達成這種喜歡才去演的期待,譬如徐崢的片子里,總會有陶虹的出現,而且大可規避年輕傻白甜、中年婆媽之類當下影視女性角色的窒礙。于是她不必如海清那樣發聲喊話自己的“便宜好用”,也不必如姚晨梁靜那樣曲線救國親操井臼去當制作人,盡管據黃渤講,若是做導演,陶虹不會比徐崢差多少。正應了那句著名的廣告詞: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幾年前,陶虹還獲得了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這樣頗有終身成就意味的榮譽封號,這應該得益于她的天賦和敬業以及心態乃至極具親和力的笑容。有媒體說,正因為有一線花旦的實力卻沒有一線花旦的野心,才造就了今天的陶虹。

  或許是吧。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