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爭創國家城鄉融合試驗區 土地制度改革是關鍵

{start}848710{end}

  多地爭創國家城鄉融合試驗區 土地制度改革是關鍵

  

  今年5月5日中央發布《關于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意見》(下稱《意見》),提出要設立國家城鄉融合試驗區。此后,創建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迅速成為一些地區新的競爭目標。

  近日,來自成都市發改委消息,成都市正在全力爭創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第一財經梳理公開信息發現,全國已經有多地明確提出創建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有的已經開始了申報進程。

  多地創建爭取政策紅利

  8月24日,四川省發改委與成都市發改委召開對接會商會議,由成都市發改委匯報了創建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等有關工作情況和需要省市共同推動的有關重大事項。會議要求,全力爭創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

  試點是重要的改革方法。《意見》提出,選擇有一定基礎的市縣兩級設立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支持制度改革和政策安排率先落地,先行先試、觀照全局,及時總結提煉可復制的典型經驗并加以宣傳推廣。

  同濟大學教授吳亮在《半月談》組織的訪談上表示,特別提醒經濟發達地區、都市圈和城市郊區的市縣兩級黨委政府,在政策窗口出現后,申報“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先行先試,享受政策紅利。

  無論城鄉要素合理配置上的政策先行先試,還是基本公共服務普惠共享、城鄉基礎設施一體化發展等方面的資金項目上的支持,創建試驗區可以爭取到切實的政策紅利。因此,多地迅速開始行動爭創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

  在《意見》發布后不久,陜西楊凌農業高新技術產業示范區就赴國家發改委規劃司城鄉融合處匯報了其城鄉融合發展有關工作,又委托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啟動了試驗區實施方案資料編制,其申報工作在積極推進。

  5月26日,廣東省農業農村廳與清遠市政府簽訂框架協議,將合作創建“破解城鄉二元結構促進城鄉融合發展國家級試驗區”。清遠的目標是打造成為廣東省鄉村振興發展示范區、全國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走出一條欠發達地區城鄉融合發展道路。

  不僅如此,廣東南海也在探索創建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南海區委書記黃志豪表示,要“以探索黨建引領基層治理重構為重點,促進城鄉社會融合。”7月31日,廣東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正式批復同意南海區建設廣東省城鄉融合發展改革創新實驗區。

  另外一些地區雖然沒有公開發布其申報意愿,但是在積極關注并研究。《意見》的發布后就有市民咨詢洛陽市發改委“有沒有計劃申報”。得到的答復是:洛陽市政府將根據國家的政策,上級部門的意見,結合洛陽實際,研究決定申報有關事宜。

  土地制度改革突破是關鍵

  《意見》部署了在五個方面展開探索:一是探索建立健全有利于城鄉要素合理配置的體制機制;二是探索建立健全有利于城鄉基本公共服務普惠共享的體制機制;三是探索建立健全有利于城鄉基礎設施一體化發展的體制機制;四是探索建立健全有利于鄉村經濟多元化發展的體制機制;五是探索建立健全有利于農民收入持續增長的體制機制。

  四川省社科院研究員郭曉鳴向第一財經表示,“城鄉融合”是“統籌城鄉”的深化和升級。過去的城鄉統籌是以政府主導、以城帶鄉為主要特征;城鄉融合更加注重城鄉平等發展,共建共榮,更加注重城鄉要素自由流動,更加注重市場化推進。

  郭曉鳴說,在農村這一端,要充分集合宅基地、承包地、農房、林權等資源,通過市場化與城市要素對接。因此,農村需要更大的制度創新,要進行“三權分置”改革,再造集體經濟組織等承接城市要素進入。以前主要靠政策激勵進行,農民參與度低,現在通過制度創新形成內生動力。

  《意見》也提出,堅決破除妨礙城鄉要素自由流動和平等交換的體制機制壁壘,促進各類要素更多向鄉村流動,在鄉村形成人才、土地、資金、產業、信息匯聚的良性循環,為鄉村振興注入新動能。

  在這些要素中,郭曉鳴認為,農村土地資源是當今中國農村最具潛力的自然資源,因此,在農村土地制度改革上實現突破,無疑是鄉村振興戰略關鍵路徑選擇。

  他表示,從已有實踐看,通過深化承包地“三權分置”改革、宅基地改革和探索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改革等一連串重大的關聯性改革行動,不僅可以為受現代農業發展和鄉村重建吸引的城市資本打開新的投資空間和渠道,而且能夠推動激活農村要素與促進城市資本下鄉高效對接,為嚴重缺乏投資的鄉村區域帶來動力強勁的社會資本。

  郭曉鳴認為,以土地制度改革為引爆點,城鄉雙向釋放能量,牽一發而引動全身,催生并實現鄉村產業重構、鄉村集體經濟組織重構、鄉村聚落空間形態重構、鄉村治理模式重構等一系列全方位的深度變化。

  農村土地制度改革已經取得積極進展。8月27日,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于修改土地管理法、城市管理法的決定,取消了多年來集體建設用地不能直接進入市場流轉的二元體制,為城鄉一體化發展掃除了制度性的障礙。

  《意見》明確,到2022年,城鄉要素自由流動制度性通道基本打通,城市落戶限制逐步消除,城鄉統一建設用地市場基本建成,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能力明顯提升,農村產權保護交易制度框架基本形成,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穩步提高,鄉村治理體系不斷健全,經濟發達地區、都市圈和城市郊區在體制機制改革上率先取得突破。

(責任編輯:DF406)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