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VC/PE投資的退出之道

{start}855143{end}

  破局:VC/PE投資的退出之道

  

摘要
【破局:VC/PE投資的退出之道】“2019全球創投峰會”于2019年8月28-30日在西安召開,盛邀全球創投頭部力量,解析政策趨勢、聚焦投資策略、探索價值發現、前瞻市場未來。這場匯集萬億資本的行業盛宴,為全球資本共享中國機遇,為推動全球創投行業的發展皆帶來深遠的影響。(投資界)

  “2019全球創投峰會”于2019年8月28-30日在西安召開,盛邀全球創投頭部力量,解析政策趨勢、聚焦投資策略、探索價值發現、前瞻市場未來。這場匯集萬億資本的行業盛宴,為全球資本共享中國機遇,為推動全球創投行業的發展皆帶來深遠的影響。

  會上,競天公誠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李卓儒擔任主持人,唐興資本創始人兼執行董事宮蒲玲,金茂投資合伙人黃勇,東方富海合伙人黃國強,松禾資本合伙人袁宏偉,盈科資本合伙人周曉晨,天際資本創始合伙人張倩為討論嘉賓,共同以“如何破解PE/VC投資的退出之道”為主題,展開熱烈討論。

  以下為討論實錄,經投資界-西安創業整理:

  李卓儒:首先讓各位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包括情況和投資方向。

  宮蒲玲:我是唐興資本的創始人宮蒲玲,今年年初創辦了唐興資本,是一家專注于創業投資的私募股權投資管理機構。唐興資本堅持長期價值投資理念,投資方向聚焦于軍民融合、、先進制造、醫療健康等國家重點支持的高新技術領域;投資區域以陜西為主,輻射全國;投資階段以成長期為主,兼顧一些早期和后期的項目。

  目前,首支唐興科創基金已募集到位資金5億元,計劃規模8億元。我們管理團隊由十年以上的相關行業經驗人員構成,我本人也曾投出過一批不錯的項目,其中有一批企業都在今天公布的龍門榜以及未來之星榜單中。我們非常有自信,在今后,用資本的力量持續助推陜西科技發展。

  黃勇:金茂投資聚焦科技領域,主要圍繞著新材料,裝備制造,清潔技術以及集成電路相關的一些裝備。我們的投資階段重點還是在成長期,另外也包括一些早期項目。這次我們到西安來重點是要推動江蘇和陜西的產業協同。江蘇是制造業的大省,陜西創新的內容非常多,有機會可以合作。

  黃國強:我是東方富海的黃國強,東方富海也算是一家老牌的創投軍,目前為止我們管理了42支基金,在A股大概有40多家的上市公司。從整個公司來看,總體投資賽道聚焦整個泛科技領域,有超過420個項目,TMT行業的項目大概占據40-50%的投資。其他的包括醫療健康,節能環保,先進制造,文化消費也都是我們的投資方向。

  我本人在東方富海里面主要是負責整個大的TMT板塊的投資,包括板塊里面的一些教育和文娛產業,也在做一些觀察和投資。今年是我在東方富海的第十年,東方富海在科創領域大概投了100家企業,其中有很多家企業已經在國內上市,也有幾家企業最高市值是100多億,也有不少TO C和TO B領域的獨角獸。

  目前在整個TMT板塊,我們關注的重點是在安全,人工智能,大數據,還有企業服務,甚至一些芯片相關的硬科技創新企業。我們在這些領域也有很多積累,所以我相信將來能夠有機會和大家一起合作,能夠跟大家一起產生一些協同作用。謝謝!

  袁宏偉:我是松禾資本的合伙人袁宏偉,松禾資本也是國內比較知名的一線機構之一,在科技投資領域已經有20多年的經驗。目前共管理20多支基金,總的規模大概是160億左右。我們投資的項目大約是300-400個,其中成功的從二級市場上可以退出,或者是說退出的,IPO退出的,大概是50多家,還有10多家在新三板掛牌。

  松禾整個投資脈絡就是聚焦在技術創新,聚焦在三個核心的領域:以為核心的生命科學;以人工智能為核心的人工智能+硬件;創新類的材料。這三個領域我們都分別有一支基金,分別有各自不同的團隊管理。除了這幾個領域之外,我們還有兩個是做階段的劃分基金,一個是最早期的天使基金,另一個是注重投中后期的成長期基金。

  時隔六年,看到西安的變化非常之大,既有文化底蘊,又融合了一些現代的元素。我非常喜歡西安,也希望以后能有機會多來西安。謝謝!

  張倩:我是FutureX天際資本的創始人張倩。我們比較特別,有一些合作近10年的LP都是超過百億美元獨角獸公司的創始人和們,所以我們一開始就非常具有科技或者說創新的基因,公司運作也是非常具有數字化的思維,非常開放,非常透明。從2018年初創立至今,我們的投資額已經超3億美元,其中占比比較大的是金山云和字節跳動這兩家公司。

  為什么這次來西安?因為近半年來我們正在籌備新的人民幣平臺,規模在50億人民幣,重點聚焦硬科技、大數據、人工智能這些領域。我們第一期的子基金會重點布局科技振興背景下的國產化機會,包括華為產業鏈的國產替代,而西安正是華為在全世界的第二大研發基地,所以此行想多看一下西安的企業,同時也探索未來和西安能有更加緊密的合作。

  周曉晨:我是來自盈科資本的周曉晨,盈科資本目前累計管理規模在300億左右,累計投了近200個項目。我們的定位是希望成為機構投資者最佳的資產管理人。目前盈科主要兩大投資方向:一個是投PRE-IPO項目,我們整體投資項目周期都比較靠后;另一個是生物醫藥,生物醫藥是盈科資本這幾年非常重點布局的產業。其他方向也著重關注,包括環保、新能源、科創類、消費升級、軍民融合等。

  VC/PE識別優質早期項目:

  契合政策,聚焦技術

  李卓儒:從投資者的角度,怎樣識別一個優質的早期項目,以及這幾年比較有潛力的產業是什么?

  袁宏偉:首先,一定要符合國家在未來十年之內的產業需求和政策鼓勵的方向。這就需要我們站在產業方向上,對未來的風口有一個邏輯判斷。需要從國產替代,或者自主創新,或者是解決對境外產品的依賴等方面出發,進行稍微宏觀或者中觀的判斷。

  其次,領域里有各種各樣的機會,出于長期階段的考慮,在選擇時不會局限在某個具體的產品上,或者某個產業鏈一個相對窄的領域去投資,一定要在一個通用的(如果是這個技術創新可以實現的話,就有一個非常巨大的市場潛力)方向上去做布局。只有平臺型的技術創新,成功的概率才可能會更高一些,因為它占據了技術的源頭,它是一個通用的技術。

  這些邏輯是我們一直在遵守的,也考慮從已有積累的領域做投資項目的主動篩選。

  黃勇:我們長期在做一些科技類項目的投資,關注一些前沿的行業和產業。早期的項目有一個特點,需要投資機構提供方方面面的資源,特別是創業團隊來自全球領先的企業,技術上可能比較領先,但是缺政府方面的資源,缺市場方面的資源。目前,我們在比較熟悉新能源的裝備、集成電路、半導體的裝備和材料,可以給所投企業持續賦能。

  首先,我們判斷早期的項目主要關注它是不是面向國家的未來重大需求,是不是面向未來經濟的主戰場,天花板的情況怎么樣?其次,有沒有核心技術,持續技術創新能力怎樣。如果有從0到1這樣的開創性技術,對投資人而言至關重要。因為,投早期如果有持續的創新,而且面向市場的空間很大,團隊非常穩定,將來在中間過程的退出機會也比較多。

  科創企業投資三要素:團隊、技術、行業

  李卓儒:相對比較傳統的投資,產業投資的評估上有沒有比較特殊的地方?

  宮蒲玲:與傳統投資相比,我認為產業投資尤其是科創企業的產業投資擁有如下幾大特點:第一,產業投資是一個伴隨企業成長的投資過程,資金投入周期性較長,企業在發展早期的研發階段是需要一段較長的投入過程;第二,產業投資更需要投資人具有前瞻性,能敏銳的洞察到企業適應變化的能力,判斷企業的核心技術是否具有絕對競爭力,企業是否具有持續創新能力;第三,產業投資需要投資人的資源整合能力,有不斷的資源、資金對接給企業,幫助企業銜接產業各界的力量;第四,產業投資需要情懷和溫度,需要投資人成為企業的合作伙伴,投資人與企業互相取長補短,用開放、包容的心態陪伴企業走過艱難的過程。

  這四點是我個人在這方面一點不成熟的體會,謝謝!

  李卓儒:應該怎樣說服創始人接受技術之外的公司成功要素?

  宮蒲玲:我認為,首先我們成為企業家的朋友,取得他們充分的認可和信任,在這種信任的基礎上,能夠在合適的時間為他們提供一些思路和建議。其次,用自有的資源助力企業成長,通過一種互惠共贏的幫助和服務,真正賦能企業,帶著溫度的資本去進行投資。

  黃國強關注一個企業,其實就關注三個字——人、事、行。人,團隊背景如何,是否有成功的履歷;事,產品和技術應用在哪個領域;行,行業的天花板在哪,行業未來的發展趨勢如何。

  從科創企業的投資出發,我們總結了五種關鍵能力。兩個硬能力:第一,研發能力。科創企業過審的時候,一定要看研發投入的占比,即你的技術、產品、過往的投入,以及過往的積累到底多深厚;第二,產品能力。即科研成果能否解決某個行業痛點。三個軟能力:第一,企業組織管理能力。即如何對組織進行人才優化,管理上優化,調動積極性,提升管理效率,降低管理成本;第二,營銷能力。TO B的產品不像TO C的產品,TO B必須一個一個行業去打,一個一個企業去磕,建立起強大的營銷團隊;第三,服務能力。企業服務團隊不斷的能夠配合產品進行完善,給客戶更高、更好的體驗。

  與此同時,科創企業創始人的素質也至關重要。教授、學者、技術或產品出身的創始人,是否具有市場的嗅覺和商業敏銳,能否帶領團隊突破瓶頸,做一個合格的帶頭人,也是不容忽視的因素。當然,除此之外,對于科創企業而言,保護知識產權以及確保不侵犯別人的權利,也是非常重要的。

  獨角獸退出之道:

  堅定看好科創板,并購也是重要途徑

  李卓儒:怎樣協助獨角獸選擇一個合適的退出路徑?第二個問題,除開上市退出外,還有哪些創新的退出方式?

  張倩:其實做企業是非常艱難的,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困難,包括不限于競爭對手的挑戰、行業監管的變動等。尤其是我投的這些領域更是艱難,因為競爭異常激烈,行業選手們都是如狼似虎地你追我趕,甚至稍有閃失,可能會把整個公司都推向生死存亡的境地。因此,選擇一個好的地方上市,拿到更多的資金去加快攻城掠地,其實是企業一個非常重要的核心競爭力。

  選擇退出路徑一定要有前瞻性,當企業達到一定規模的時候,甚至還處在較早期的時候,就一定要提前思考企業未來在哪里上市會更加有利,而且一定要敢于去做拓荒者。我們過往運作的案例中,不管是美圖,小米,還是美團,大家都充分利用好了香港市場制度創新的優勢,所以我覺得要把握好機會,力制度創新的機遇,就一定要敢于去拓荒。

  目前,我們堅定看好科創板,在未來一到兩年科創板可能是最有活力的,而且是最接近注冊制的市場。

  周曉晨除了IPO之外,并購也是另外一條非常重要的途徑。我個人認為,在并購里面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并購雙方的協同效應。

  這個協同不只是一個點,其實對于任何一個企業來說,它的協同其實都可以體現在方方面面,包括業務協同、生產協同、人員協同、資源協同等,都可以在企業并購過程中產生這種1+1 >2的效應。為什么企業并購中必須要有協同效應呢?因為企業在并購過程中,肯定會有各種各樣的交易成本。這個交易的成本也體現在方方面面,包括企業文化的磨合、內部管理的磨合、人員的溝通交流、組織架構的磨合等,都會增加很多的成本。所以都需要在某些方面有突出的協同效應,來覆蓋掉并購中的交易成本,使得這個并購交易有意義。

  從我們做投資的角度來說,盈科資本還是偏后端的投資,所以我們在投資的當下,就會考慮這個項目后續走哪一條的退出路徑更合理,更具有可行性。不管是IPO,還是并購,都會是我們非常重要的選擇方向。

  當然并購跟IPO相比,可能還會有一些其他的特點。比如說并購的估值,大家知道,對于上市公司收購來說,之前有數據統計顯示,基本上都維持在15倍上下,不同行業會有不同的差異。所以對于投資機構而言,在投未來可能通過并購形式退出的項目時,對于投資成本,也會有一個比較重要的考量。當然這個收益更多還是體現在項目本身,如果項目自身成長性非常好,包括其自身業務的發展、市場前景和行業地位都很好,那么,未來不管通過什么形式的退出,都會產生一個比較好的效益。

  李卓儒:由于時間關系,本場討論到此結束。謝謝在場嘉賓的精彩分享。

  “2019全球創投峰會”由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主辦,西安市金融工作局、西安市科學技術局、西安市投資合作局、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管理委員會、清科集團承辦的2019全球創投峰會在西安高新國際會議中心召開。峰會盛邀全球創投頂級力量與獨角獸企業匯聚,通過組織“閉門研討、專題培訓、主題論壇、項目對接、展覽展示”等環節助推產業與資本的高效融合。這場匯集萬億資本的行業盛宴,為全球資本共享中國機遇,為推動全球創投行業的發展皆帶來深遠的影響。

(文章來源:投資界)

(責任編輯:DF386)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