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科技擴生態圈 粵港澳大灣區覓“支點”

{start}865938{end}

  香港金融科技擴生態圈 粵港澳大灣區覓“支點”

  

香港金融科技擴生態圈 粵港澳大灣區覓“支點”

粵港澳大灣區一體化的背景下,以金融科技為代表的香港企業主動向內地延伸

吳俊捷

來自于日本并在中國香港設立分支機構的招聘和人才資源管理公司仕達富(FaroRecruitment),去年又在澳門設立了分支機構。他們對粵港澳大灣區的人力資源市場的前景充滿期待。

“粵港兩地對金融科技人才的短缺度很高,大灣區內的不少金融機構都在找這方面的人才。”近日,仕達富的一位工作人員在“創新升級·香港論壇”服務業推介活動落幕后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以虛擬銀行、區塊鏈等為代表的金融科技新業態催生的金融科技人才短缺是全球性的問題。

搶灘布局前沿領域的背后是共同的生存壓力。不少香港的金融機構如今都充滿了危機意識,即便是行走在區塊鏈這種金融科技創新前沿的企業也擔憂被跨界對手出其不意地擊垮。對于跨界競爭者的警惕、對于金融科技人才的“饑渴”是不少香港金融科技企業目前正面臨的困境。

這種現時焦慮感也增強了以金融科技為代表的香港企業向內地延伸的主動性。不少金融科技企業更是將粵港澳大灣區作為撬動內地業務甚至全球業務的“支點”。

“耐打”的金融業的現時焦慮

作為全球離岸人民幣貿易結算、融資和資產管理服務中心,香港素有“國際金融中心”的稱號。金融業在不少香港人眼中既是經濟的基石,也是旗幟。

香港金融服務業從2012年至2017年的平均增速為8.6%,這一速度近乎同期GDP平均增速的兩倍。

金融業的現實邊界遠比外界所想象的延伸得遠,競爭對手也早已不再是傳統的金融機構。優秀的金融從業者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財稅或者法律領域的行家。

雷紹麟是還沒有開業的富融銀行的首席營銷官(CMO)。他所在的銀行在今年5月剛獲得香港金融管理局頒發的銀行牌照,這也是香港八家獲授權的虛擬銀行之一。這家由騰訊控股有限公司(00700.HK)、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00388.HK)、高瓴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等一批各領域的翹楚聯合發起成立的虛擬銀行,甫一出現便引起不少業內外人士矚目,來自不同的生態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他看來,外界提及的虛擬銀行相較傳統銀行所具備的遙距開戶、24小時服務、低收費、調高存款利率等優勢并非虛擬銀行真正意義上的優勢,傳統金融機構借助互聯網科技便能夠實現。“虛擬銀行股東背景的多元,才是真正的優勢。”雷紹麟直言,虛擬銀行所具備的即刻、智能、互動的特點恰是受益于此。

與雷紹麟一樣對于金融科技的脈搏感受深刻的,還有粵港澳大灣區區塊鏈聯盟的創會會長王俊文。

流動支付、眾籌引入區塊鏈的案例在他身邊層出不窮,但在他看來區塊鏈對于金融的作用遠不止于此。

對于金融科技趨勢不可逆的感知,并不僅限于這些在一線創業的人群。

“現在跟我們做對手的,可能不是我們的同行,而是科技公司。”王俊文篤定金融科技新時代背景下,其他賽道的企業才是金融業真正的挑戰者。

雖然在移動支付手段等金融科技創新的某些領域,香港滯后于內地。但在對于金融科技創新的大趨勢把握上,香港與內地保持著高度一致甚至在部分領域實現了引領。

香港交易所為此在2018年8月成立了掌握新興科技最新動向的創新實驗室。能全面接通不同銀行及儲值支付工具運營商的快速支付系統“轉數快”已推出近一年。基于區塊鏈技術的貿易融資平臺“貿易聯動”也于2018年10月正式啟動。同時,首張虛擬保險公司牌照已于2018年12月發出。

新的金融科技業態的出現也令越來越多的周邊服務企業開始圍繞其開展業務。

主營跨境財稅業務的駿德顧問有限公司是國內首家辦理海外區塊鏈業務的代理公司。一位工作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一業務正是應市場需求而新增。

香港金融發展局數據顯示,香港目前已有超過550家金融科技初創企業,金融科技生態圈邊界仍在擴寬。

這折射到C端市場,最直觀的便是金融科技人才的短缺。

這已經掣肘了香港及內地金融企業的發展。數位受訪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語言處理、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數據結構的建設、區塊鏈、網絡、前端的設計等金融科技各領域均不同程度出現人才短缺。

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尚乘金融科技中心總監唐憲生進一步介紹到,中國92%的金融科技雇主表示正面臨專業人才短缺問題,這遠高于澳大利亞(45%)、新加坡(47%)等全球其他金融科技創新高地。其中大數據、人工智能、風險管理為國內金融科技前三大急缺領域。

寄望以灣區為“支點”

敏感的資本市場已呈現波動。

在“創新升級·香港論壇”服務業推介活動上,以金融業為代表的服務業開始越來越重視粵港澳大灣區。

已經在香港、深圳、廣州開設了分所的周永勝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周永勝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公司今年準備在中山、惠州等地開設分所,以拓展業務。

“灣區稅制統一之后,人才流動趨于暢通是大趨勢。粵港澳三地的人力資源解決方案都將是我們開展業務的基礎。”上述仕達富的工作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內地的獵頭公司對港澳人力資源市場供求的熟悉度低、人才儲備豐富度低等,而這恰是公司可以挖掘的業務增長點。

弘海策略有限公司的一位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由于不少廣東的玩具、服裝、皮具等低端制造業逐步向成本較低的東南亞地區轉移,她的公司的海外投資業務部分持續增長。

“內地企業近年受‘走出去’、‘一帶一路’等戰略影響,選擇到海外開設分公司及在香港開辦融資事務分支機構的客戶越來越多,這直接帶動了我們業務板塊的增長。”該公司的一位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們針對這類高凈值客戶提供個性化的定制服務。

在廣東互聯網金融協會秘書長朱明春看來,打上技術烙印的金融科技企業具有將資金充裕的港澳資本市場與企業眾多的內地市場打通的天然優勢,能較好實現資金和資產或企業的對接。令苦于本地市場小的香港金融科技企業能夠依托近7000萬人口、國內生產總值超萬億美元的大灣區得到長遠發展。尤其是業務下沉至中小微企業、個人借貸市場之后,香港的金融科技企業能更充分發揮普惠金融的宗旨,撬動更大的市場。

數位前來內地尋求商貿配對服務的香港企業,幾乎都堅信香港角色暫時不會有改變。低且簡單的稅制、四通八達的物流及交通網絡、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無外匯管制的資金調度環境等都令香港的優勢顯著。與此同時,更多港資金融科技企業都意識到尋求與內地科技企業、內地市場融合的必要性。

唐憲生表示,作為“超級聯系人”的香港的優勢是大都會的文化、國際金融中心,以及金融科技應用場景更豐富。但是廣東等內地的技術實力強、生活成本低、市場規模大。《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出臺,為粵港兩地金融科技人才的聯合培養和市場的開掘等提供了可能。

雷紹麟的夢想是搭建根植于香港、服務于世界的虛擬銀行,在其看來,服務好粵港澳大灣區才能談得上復制業務模式,走向世界。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 責任編輯:江澤文_NO2031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