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棒鐵礦石?印尼提前禁鎳出口 鎳價暴力上漲創新高

{start}872986{end}

  接棒鐵礦石?印尼提前禁鎳出口 鎳價暴力上漲創新高

  

  原標題:接棒石?印尼明年起提前禁止鎳礦石出口 鎳價暴力上漲迭創新高

  華夏時報(www.chinatimes.net.cn)記者 葉青 北京報道

  9月2日,印尼能源和礦產資源部(energy and mineral resources)總干事班邦·托·亞諾表示,從2020年1月1日起,比之前宣布的早兩年,印尼將禁止鎳礦出口。該消息引起盤面大幅異動,當晚LME鎳價漲幅最高達到10%至18135美元/噸,國內期貨當晚開盤無量漲停。

  截至9月2日,國內期市收盤,滬鎳期貨主力1911合約價格仍然維持漲停板136960元/噸,再次刷新該合約上市以來新高,漲6%。今年以來,國內期貨市場上最大的“黑馬”品種非滬鎳期貨莫屬。Wind數據顯示,2019年以來,截至9月2日10:00,滬鎳期貨主力合約累計上漲55.58%,鐵礦石期貨合約累計漲幅超25%,滬金期貨主力合約累計漲幅超24%。

  業內人士表示,此次,印尼禁止鎳礦石出口并非沒有預兆。此前,8月30日,據彭博消息,印尼政府最終決定加快鎳礦的出口禁令。能源和礦產資源部長伊格納西烏斯·喬南(Ignasius Jonan)表示,從2019年12月下旬起,鎳礦石含量低于1.7%不再允許出口。

  印尼提前祭出禁礦令 有色板塊應聲上漲

  “經歷過數次討論和論證后,印尼政府最終決定加快對鎳礦石出口的禁令。印尼能源和礦產資源部Ignasius Jonan表示,從2019年12月底開始,含量低于1.7%的鎳礦石不再允許出口。事實上,這一決定確實加速了,因為政府規定出口禁令于2022年生效。”長江期貨分析師雷連華對《華夏時報》記者說。

  雷連華表示,這個消息刺激鎳價暴力上漲,隔夜滬鎳開盤漲停,且所有合約均漲停。從海外主要公司二季度報告來看,純鎳產量在繼續下降,且今年海外幾乎不會有增量,預計后期純鎳的結構性短缺會更明顯。而下游需求方面,8月不銹鋼產量繼續增加,對鎳需求較強;新能源汽車銷量大增也提振鎳需求。考慮到印尼對全球鎳資源供給的重要性,外部產能受限,下游需求較好,對鎳價形成強勁支撐。

  與此同時,A股相關上市公司表現搶眼。盛屯礦業、青島中程強勢漲停,興業礦業、鵬欣資源、西部礦業、海亮股份等大幅走高。中信建投分析師劉先生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青島中程(300208.SZ)在印尼擁有兩座高品位鎳礦,Madani鎳礦(2014公頃)、BMU鎳礦(1963公頃),合計鎳礦儲量約2億噸。盛屯礦業(600711.SH)擬在印尼參與投建3.4萬噸鎳金屬量高冰鎳項目。興業礦業(000426.SZ)擁有鎳、金銀等金屬礦的探礦權儲備,鎳金屬礦儲量達超過30萬噸。

  不過,針對印尼禁止鎳礦出口的消息,光大期貨分析師展大鵬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印尼曾在2014年1月實施鎳礦出口禁令,而且非常徹底,令市場大感意外(禁令頒布前國內也曾反復討論徹底禁礦可能性,情況跟今年三季度類似)。

  展大鵬表示,盡管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但國內企業還是很早就做了準備。2011-2013年國內從印尼進口的鎳礦不斷增加,2011年為2559.75萬噸,2012年為3363.37萬噸,至2013年達到4109.09萬噸,占全國鎳礦進口總量的比例也從53%提高至58%。

  2013年,國內鎳礦總進口量達到7129.16萬噸(歷史最高點)。此后(2014年起)雖然菲律賓大幅提高了鎳礦產量和出口量,但國內進口量始終未達到頂峰時期,即使在印尼鎳礦出口禁令放開后,鎳礦供給也持續處于緊平衡狀態中。2014年印尼禁礦實施后,LME鎳價從年初低點13519美元/噸一路飆漲至21625美元/噸上方,漲幅最高達到60%。當前LME鎳價并未超過那時的鎳價最高點。

  長期經營鎳礦貿易的李先生對記者表示,自2014年印尼禁止鎳礦出口后,2017年初再次放開鎳礦出口。主要原因是本國鎳鐵冶煉產能投建速度比規劃要慢,為刺激和吸引更多產業投資,印尼政府決定對有條件的企業放開原礦出口,并且定于2022年再度禁礦。至2019年,印尼已建成產能超60萬噸,規劃產能達到100萬噸,印尼政府此時以環保和保護資源為借口提前祭出禁礦令,雖符合其利益,但仍有出爾反爾之嫌。

  菲律賓能否彌補缺口?

  印尼已探明鎳儲量為7億噸。如果印尼鎳礦出口被完全禁止,有哪些國家可以補充這個缺口?

  對此,雷連華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菲律賓可能會加大鎳礦的開采量。不過,菲律賓面臨高品位礦山的老化以及環保問題,短期補充的可能性比較小。

  展大鵬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2014年印尼禁令頒布后,菲律賓挑起了鎳礦出口的大梁,對華鎳礦出口從2013年的2970.8萬噸躍升至3643.92萬噸(2014年),占比也曾一度維持在90%以上。但之后幾年,菲律賓對華出口量并未超過2014年,維持在3000萬噸左右。

  今年1-7月,國內從菲律賓進口鎳礦1428.89萬噸,同比進口僅增5%。這主要是菲律賓鎳礦自身面臨的問題,一是本國實際產能問題,二是部分老礦區資源枯竭,三是環保高壓下政府新增鎳采礦點有限。8月初,市場傳出該國位于Tawi-Tawi省出口量最大的高品位鎳礦山SR LANGUYAN將于10月停采的信息,涉及出口量60萬噸/月。因此,對菲律賓未來出口不確定性的擔憂加劇。

  展大鵬表示,其他國家,有增長潛力的,如新喀里多尼亞、危地馬拉、南非、土耳其等,因運費等原因尚未有太多放量。近幾年以上國家最大進口量也僅有1000萬噸,即使加倍產能也僅能彌補印尼禁礦出口損失的1/3。另外,國內今年鎳鐵冶煉產量將達到58萬金屬噸,產量高于2013年的50萬噸,而當前進口鎳礦平均品味又低于2013年,因此鎳礦消耗量也會大幅超過2013年。可以預見,如果找不到替代國,國內鎳礦將出現很大的短缺危機,礦價吞噬下游利潤的階段將會到來,邏輯有點類似于鐵礦石。

  “無論如何推演,印尼禁礦若嚴格執行,國內因缺礦預期導致的供給始終存在很大不確定性,做空缺乏安全邊際,鎳長期來看仍是逢低買入格局,底部將繼續抬升,明年比較確定性的是鎳礦將出現較大幅度的拉漲行情。”展大鵬如是說。

?

責任編輯:陳修龍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