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忠林16個月花掉一半國家賠償金:被年輕妻子騙

{start}888375{end}

  劉忠林16個月花掉一半國家賠償金:被年輕妻子騙

  

才領證7個多月,劉忠林把小自己22歲的妻子告了,要求離婚。2019年9月3日上午,這起離婚官司將在吉林省遼源市西安區法院開庭。

“被這個女人騙慘了。”劉忠林咬著牙說。他把今年的銀行流水打印出來,又用黑筆標記出給妻子的支出款項,據此要求女方返還房、車等價值近百萬的財產。

劉忠林今年已經51歲了。他被宣判無罪時,是公開報道中被羈押時長最久的“蒙冤者”——因為一件發生在1990年秋末的命案,他以“殺人犯”的身份坐牢25年后,又過了兩年多,才等到無罪判決。

無罪后,他獲得了當時同類案件最高的460萬元國家賠償金。高額的國家賠償金沒能幫助劉忠林回歸正常生活。無罪后的16個月以來,他已花掉460萬元的近一半,嘗試組成家庭、融入社會。然而,曾承諾與他過日子的女人被他告上法庭,加盟的食品店運營僅一個月就關張了。

劉忠林似乎又想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論是男朋友、女朋友,都不敢交往,怕被騙。”

開店失敗后,劉忠林至今沒有活計,無收入來源。問及未來的打算,劉忠林透露著失望,“我都五十了,還能活幾年?還能干啥呢?”

劉忠林16個月花掉一半國家賠償金:被年輕妻子騙了

劉忠林提起離婚訴訟,9月3日上午開庭。受訪者供圖

相識兩月結婚,為女方買房、買車

1990年10月,吉林省東遼縣凌云鄉會民村村民在清理河道時挖出一具女尸,時年22歲的劉忠林被認定為犯罪嫌疑人。1994年7月,遼源市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劉忠林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次年8月,吉林省高院裁定核準劉忠林死緩。

通過減刑,刑滿釋放時,劉忠林已48歲。又等了2年多,2018年4月20日,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定劉忠林故意殺人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宣告劉忠林無罪。

無罪后,劉忠林最想有個“家”。他曾不止一次地抱怨,他最好的年華都在牢獄中度過,“要沒(被冤枉)這事兒,我孩子也應該挺大的了,現在,弄得我挺寂寞的。”?

2018年,在親戚的介紹下,劉忠林開始嘗試“相親”。

2018年中旬,劉忠林曾有過一段短暫的戀愛。當時,劉忠林與一名叫做寧寧(化名)的女子相處并同居,一度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但二人在國家賠償的使用方面產生分歧,導致分手。

當時,由于國家賠償尚未確定,劉忠林先行向吉林高院借款50萬元,用于購房等開銷。寧寧不同意劉忠林買房,堅持希望劉忠林用這筆錢迎娶她。思慮再三,劉忠林最終選擇了買房,“我沒敢給彩禮,我怕她騙我。”

2018年10月21日,劉忠林用吉林高院的借款在遼源市東豐縣買了套新房。新房是兩室一廳的全新裝修,有81.61㎡。以米色為基調,室內裝修得干凈而簡潔。

2018年12月,經親戚介紹,劉忠林認識了小范(化名)。小范出生于1990年,比他小22歲,離異并有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劉忠林倒并不介意,他說,小范樸實、不談錢,是個真心實意、踏實過日子的人。

才相處了半個多月,劉忠林便計劃和小范結婚。如今劉忠林回想起來,決定和1990年出生的小范結婚,全是因為她的一句話:“我會給你生個孩子”。小范的承諾激起了劉忠林對“家”的向往。即使小范要求先給她買房、再領證,劉忠林也同意了。

幾乎同期,劉忠林拿到了國家賠償決定書。2019年1月7日,遼源市中院作出國家賠償決定,劉忠林獲賠460萬元,當時創下同類案件的最高數額。1月28日,劉忠林銀行卡收到了國家賠償轉賬,減去此前向法院借的50萬,共收到410萬。此后的三天,劉忠林便花了七八十萬。

1月29日,劉忠林花去45.1萬多元,給小范在她老家買了房;1月30日,兩人去民政局領了結婚證;1月31日,劉忠林又花去28萬多元,給小范買了一輛奔馳轎車。

劉忠林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在微信聊天中秀出大紅本,炫耀說:“有后了”。

3月初,劉忠林和小范拍了一組結婚照,裝訂成冊。相冊首頁,劉忠林身著淺藍的套裝站在小范身側,小范身著一襲淺藍色碎花婚紗,乖巧地把頭歪向劉忠林一側,兩人眉目彎彎,眼角含笑。

劉忠林還用這套結婚照做了一本臺歷。每個月的月歷旁,都能看到一張兩人盛裝的彩照。

夫妻矛盾爆發,劉忠林打離婚官司

2019年4月初,劉忠林決定開個小店。他花去數萬元,加盟了一家連鎖食品店,獲得了食品經營許可證,并以自己的名字注冊了工商營業證,經營范圍是熱食類食品制售,包括燒烤、烤肉拌飯、脆皮雞飯等等。

店面內部墻面全部用了灰色磚石圖案的墻紙,上面又貼了些勵志標語,諸如“將來的你一定會感恩現在奮斗的自己”。土黃色地板上擺了7、8張桌子,最多時大概可以容納二十多位客人。

劉忠林沒有雇人,希望能和小范一起把店經營得紅紅火火,慢慢過上“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小日子。

不過,小范的表現讓劉忠林不太滿意。

劉忠林抱怨,小范總是隔三差五就回家,不操心店里的事務,干得活多了,還讓劉忠林給她“開工資”。

由于自己一個人照看不過來,加之經營不善不賺錢,食品店開了一個月就關張了。劉忠林索性把店面盤了出去。

劉忠林16個月花掉一半國家賠償金:被年輕妻子騙了

劉忠林曾加盟連鎖食品店,運營一月后關張。

逐漸地,劉忠林覺得小范不一樣了,“就和變了一個人似的”。

劉忠林說,小范總向他要錢,每次要三五千塊錢,兩三天就花完了,劉忠林也說不上來她到底把錢花哪兒了。此外,婚后小范把兒子接來與劉忠林一起住。劉忠林坦言,他與小孩相處地并不融洽。

逐漸積累的矛盾在不久前爆發。8月初,劉忠林與小范因小事吵起架來,小范要離婚。劉忠林認為小范胡攪蠻纏,“就為了這一點小事吵架,就是找借口想離婚”。8月5日,女方拿著行李離開了劉忠林。劉忠林表姐稱,那天的吵架后來升級為動手,不過,劉忠林否認了,說他并沒有動手。

劉忠林的表姐稱,兩人結婚后,女方總向劉忠林伸手要錢,如果不給,就吵架、摔東西,兩人曾多次鬧離婚。

8月7日,劉忠林向法院提起了離婚訴訟。劉忠林把今年以來的銀行流水打印出來,又用黑筆把給小范的支出款項打上了標記,再把相關的購物小票整理在一起。劉忠林曾花近3萬元給小范買鉆石戒指;小范又以小孩需要撫養費為由,讓劉忠林給她轉賬15萬元。最讓劉忠林不痛快的是,小范還曾瞞著他,用他的銀行卡給自己的親戚轉了1萬元。

得知劉忠林提起離婚訴訟后,小范給劉忠林發了條短信,稱“放心吧你的車你的房沒有想要……重要的是日子過得舒心,我承認你對我好,走到今天了,也不是一個人的錯,可能是性格上的不合適……我真心希望你以后過得好”。

澎湃新聞曾多次嘗試聯系小范,但始終未獲回應。

劉忠林16個月花掉一半國家賠償金:被年輕妻子騙了

法院將劉忠林曾贈予小范的房產、奔馳轎車等予以查封。受訪者供圖

2019年8月21日,劉忠林此前向遼源市西安區法院申請的財產保全被準許,法院將劉忠林曾贈予小范的房產、奔馳轎車、15萬元存款予以查封。9月3日上午,該案在西安區法院開庭審理。

劉忠林算了算自己的國家賠償款,除去買房買車等花銷、再還上親戚為自己申冤多年的費用,已經花去460萬的近一半。

劉忠林似乎又想把自己封閉起來。他說,他現在沒有朋友,一個人生活,“不論是男朋友、女朋友,都不敢交往,怕被騙。”

開店失敗后,劉忠林至今沒有活計,無收入來源。問及未來的打算,劉忠林透露著失望,“我都五十了,還能活幾年?還能干啥呢?”

因為過去有被指控強奸的經歷,他現在對單獨接觸女性很忌諱,如果來采訪的是女記者,他會局促不安,避免相處。“我現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真是整怕了。”他說。

緊張的時候,他喜歡摩挲鑰匙掛件,或者用力摩挲手機屏幕。手機屏保是一個女孩的大頭照,是他現在的女朋友。

1990年,劉忠林被認定為殺害同村18歲女性的兇手,被判處死緩,在被羈押9217天后,于2018年4月被宣告無罪。

新京報訊 今日(1月7日)上午,吉林省遼源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國家賠償決定,對吉林男子劉忠林進行460萬國家賠償,其中包括197萬余元精神損害賠償,該兩項賠償數額均創下平反冤案的最高值。1990年,劉忠林被認定為殺害同村18歲女性的兇手,被判處死緩,在被羈押9217天后,于2018年4月被宣告無罪。

1月7日,劉忠林從吉林遼源中院拿到了國家賠償決定書,共獲賠460萬元,包含人身自由賠償金262萬余元和精神損害撫慰金197萬余元,打破此前同類案件的賠償記錄。

陳滿家客廳西北角的桌子上,兩尊佛像已經擺了很多個年頭。燃過的香灰掉進香爐,冷了。同樣暫時冷卻的,還有陳滿創業“投資”的激情。

陳滿的母親王眾一信佛,在小兒子因“殺人縱火案”被判死緩之后,她奔走伸冤。無數個想念兒子的清晨和傍晚,這位母親曾站在佛像前喃喃自語,盼著關在海南監獄里的兒子平安回家。23年過去,陳滿被無罪釋放,帶著275萬補償款,開啟了第二次人生。

記錄了權健集團董事長束昱輝的成長史和權健發家史的書里,有這樣一句話:束昱輝肩負歷史使命和責任,衷心系蒼生,殷福澤萬民。

這本書的名字叫:生命的代價。一語成讖。在醫學科普平臺“丁香醫生”看來,權健集團的存在,讓一個內蒙古患癌女童在三年前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責任編輯:邢海波_NBJS8850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