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鑒定摻水二手電商藏貓膩 買家為"差價"買

{start}897777{end}

  奢侈品鑒定摻水二手電商藏貓膩 買家為"差價"買

  

奢侈品鑒定摻水二手電商藏貓膩 買家為差價買單

繼此前報道二手奢侈品價格亂象之后,記者又挖出二手奢侈品平臺對于用戶上架奢侈品把關、鑒定存在水分等問題。有消費者向北京商報記者反映,將一款閑置手提包的照片上傳到閑魚接入的胖虎奢侈品平臺進行回收估價,三次回收估價的價差為700元。而同款包在紅布林寄賣,該平臺則給出了價差2000元的估價區間。實際上,平臺標榜自己有專業鑒定機構資源,但在遇到與自身緊密相關的利益決策時,往往只能靠自律來實現“公正透明”。

買家:

等得越久?價格越低?

二手奢侈品電商平臺的出現,仿佛給初入職場的人找到了低價購買奢侈品的渠道。然而,在平臺運營中,“你”買入的二手奢侈品可能會有上千元的價格下調空間。

消費者劉女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今年7月,她在紅布林平臺關注的一款LV單肩包,在猶豫是否下單的十幾天時間里,該款包陸續降價兩次,前后價差約600元。這讓劉女士懷疑,再多“考慮”幾日,包的價格是否會繼續下降。

對此,北京商報記者嘗試將朋友的一款Gucci手提包放在紅布林平臺寄賣。在紅布林寄賣奢侈品,需在平臺內上傳商品的正面、邊角、LOGO等多角度照片,照片通過線上審核后,用戶再將商品郵寄給紅布林平臺。據紅布林客服人員表示,商品通過鑒定后,平臺會給出一個售賣的價格區間,如果用戶同意,商品會在紅布林平臺內上線,用戶也可以選擇自主定價。按照紅布林定價售出商品后,平臺會根據實際交易額收取20%的手續費;如果用戶選擇自主定價,平臺則收取30%的手續費。與此同時,客服人員強調,80%的商品上線后一般會在1個月內出售。不過,平臺商品在紅布林上線后用戶可以召回商品,如果上線時間不超過90天,用戶需要支付30元維護費與12元的快遞寄回費用。

北京商報記者在紅布林平臺寄賣上述Gucci手提包,照片通過審核后,記者將該款手提包郵寄到紅布林平臺。經過1天的時間,紅布林為這款Gucci手提包的定價區間為1045-3180元,最高價與最低價差距超2000元。這也就意味著,如果有消費者想要購買這款手提包,最終交易額可能相差2000元。

在持續的觀察中,這款Gucci手提包,最初上架時的價格為2900多元,平臺頁面標記為“3180元的活動價格”。隨著時間的推移,大約在10天后,該商品在紅布林的售價為2700多元。隨著商品在線上上架時間越久,價格在逐漸下調,最終北京商報記者選擇召回產品。在召回產品過程中,用時約7天,期間記者兩次向平臺客服咨詢,希望能盡快退回產品。

對于商品定價的最高價與最低價相差上千元,或許心急的買家會為“差價”買單。這也就意味著,紅布林可以從一個訂單中多收入數百元。對于差價一事情,紅布林相關負責人回應稱:“紅布林做的是海量的非標準商品的處理,比新品非標交易平臺、二手標品交易平臺都要復雜……平臺更大、進貨量更大的就會有價格優勢,但是定價的彈性空間不會相差太大。二手標品市場,SKU數量有限,價格的貶損曲線也比較明確,本質還是更接近標品市場,這個市場也不能真正由平臺或渠道定價。”

該負責人還解釋稱:二手時尚這個領域,做的是日常使用品里面的非標,SKU量很大。用戶受到物品使用痕跡和其他多種因素的影響,使二手價格很模糊。紅布林做的日常購買的環境里面的商品流轉,賣家傾向于賣得快和多。不是鎖死在一個價格上,所以時尚二手市場需要定價。

“平臺調價的本質是由供需決定價格的。平臺所做的是運用智能定價體系實時動態反映動銷,發揮調價的作用。具體來說,如果一個商品分組特別好,賣得特別快,我們會提高價格。因為提它的價格,也不影響售出速度,售出速度已經很快了。反過來如果一個商品分組售出速度下降的時候,我們會調低價格。只有這樣的方法才能解決海量、非標SKU的售賣。”上述負責人進一步強調。

賣家:

三次估價?價格連降

沖動消費下,手中的奢侈品可以通過出售、回收等渠道轉賣。不過,購買奢侈品價格很貴而回收價格卻是“輕奢”的價格。

近日,消費者李女士(化名)爆料稱,她在閑魚銷售一款Gucci波士頓包期待售價為1800元。由于在閑魚長時間沒有售出,閑魚平臺向李女士推薦使用閑魚接入的奢侈品回收服務——truetrue奢侈品。相關資料顯示,truetrue奢侈品為胖虎奢侈品集團下的業務線。

據悉,李女士在閑魚的奢侈品回收服務中上傳包袋的圖片信息,truetrue奢侈品給出的回收價格為2000元。值得注意的是,李女士在第二天即將下單將包郵寄到胖虎時,訂單顯示因為回收訂單與閑魚平臺二手訂單關聯,需要重新定價。李女士在閑魚上給出的商品售價為1800元。

李女士再次將同樣的照片上傳到閑魚的奢侈品回收服務后,truetrue奢侈品第二次給出的估價為1500元。“兩次價格相差500元,我決定再試一次,看回收價格是否會有所回調。”

令李女士失望的是,她第三次將Gucci波士頓包同樣的照片上傳后,truetrue奢侈品給出的第三次估價為1300元。

對此,李女士向truetrue奢侈品客服人員咨詢,客服人員回復稱,“不同的鑒定師給出不同的價格,商品存在價格區間是正常情況”。

根據李女士反饋的消息,北京商報記者嘗試與胖虎奢侈品平臺聯系,詢問上述事宜,但截至發稿前并未與對方取得聯系。

行業:

標準缺失?如何破解鑒定難

隨著二手交易興起,二手奢侈品交易和鑒定行業逐漸滲入到消費者的生活中,市場上涌現出大批二手奢侈品鑒定和交易平臺。北京商報記者在網絡中搜索“奢侈品鑒定機構”,有上百家機構的網址等待被點閱。不過,這些機構的鑒定能力、鑒定水平仍難以預測。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寺庫鑒定二手奢侈品后,將鑒定結果分為S級、A級、AB級、C級等,等級越靠后說明外觀的劃痕、磨損與使用痕跡更明顯。紅布林對二手奢侈品的鑒定結果則分為N、NS、S、A、B、C共6個成色評級標準。胖虎奢侈品只二對二手奢侈品鑒定結果分為全新、9.9新、9.5新等級別。

紅布林負責人解釋稱:紅布林采用的是國際通用的二手奢侈品分級標注:N級、NS級、S級、A級、B級、C級,分別代表全新有吊牌、近新無吊牌、接近全新、輕微使用痕跡、輕微磨損、日常使用磨損以及明顯污損。這類評級和另外評級方式,例如全新未使用、99.9成新、95新至99新、95成新和85成新大致對應。不同評級方式都會依據商品的具體成色來判定,對于用戶來說,除了看商品評級以外,商品的品牌或款式的人氣熱度也是決定是否購入的重要因素。

奢侈品領域專家、要客研究院院長周婷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奢侈品鑒定沒有國家認可的專業機構,也沒有正規的國家標準,行業亂象嚴重。奢侈品養護平臺包大師總經理李忠義同樣表示,對于閑置奢侈品鑒定,國內暫時沒有標準可以遵循。

周婷進一步解釋稱,很多機構在用自己的企業標準代替行業標準,這里就存在重大的漏洞,可能對消費者利益以及行業的定價機制造成損害。“二手奢侈品市場目前也是假貨出現頻率較高的一個領域”,周婷坦言。

實際上,與歐美、日本等國家相比,中國的二手市場還處于早期發展階段。二手奢侈品作為更具變現價值的商品,更是成為創業投資的熱點。

一位二手奢侈品領域創業者透露,奢侈品鑒定師以“行家”經驗來評估把關。在這種情況下,勢必導致消費者的買賣意愿大幅縮水。行業鑒定標準也亟待規范。

本文來源:北京商報 責任編輯:羅崇緯_NB12082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