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米蘭三年展”中國館總策展人:用設計去講述人

{start}926060{end}

  專訪“米蘭三年展”中國館總策展人:用設計去講述人

  

中國館總策展人蘇丹(右一)與觀眾交流。

  【環球時報記者 張妮 李司坤】直面人類滅絕、地球毀滅這些看似科幻的話題,設計師和藝術家將帶來什么?第22屆意大利米蘭裝飾藝術和當代建筑國際三年展(米蘭三年展)試圖探討的就是這樣宏大而緊迫的問題。9月初,持續6個月的“米蘭三年展”落下帷幕。與威尼斯雙年展側重藝術表達不同,創立于1923年的米蘭三年展致力于探討當今社會和人類亟待解決的問題。從影響力和受眾方面,米蘭三年展更趨精英化。本屆展覽的主題是“破碎的自然:設計承載著人類的生存”。 占地面積約200平方米的中國館是本屆展覽中面積最大的國家館。“設計的本質是解決問題。但問題一直在變。過去面對的是一個形式主義的問題,后來變成了功能問題,現在是環境問題。” 中國館總策展人、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副館長蘇丹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觀展后,他很受震動。“我們現在的很多設計展顯得扁平和膚淺,因為這些設計展針對的只是眼前具體的問題。設計師應該去解決觀念的問題,形成一個更好的設計文化生態體系。“至少有一部分人要關注人類、宇宙、未來等更深遠的問題。”

奧地利國家館作品:尿液分離馬桶。  

  極限住宅

  “我們經常在描述自然的時候,會加一個環境,自然本身是一個環境,但環境又不僅僅是自然。”蘇丹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環境是多層次的,比如人文環境、金融環境,環境是我們認知事物的一個角度。“表面上看,現在是在自然這個層面出現問題了,但實際上,有可能是人類的文化出現問題了,文明出現危機了,也可能是技術的方向、我們的價值觀有問題了,還有可能是全球的政治格局矛盾重重,也可能是我們對商業的理解出現問題了,商業變成唯利是圖的事物了……所以我們突然發現,解決自然問題的時候,需要綜合治理,這很符合東方人的一種思維習慣。”

  本屆展覽上,中國館的主題為“設計中的環境意識”,清華大學、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上海大學美術學院三家院校通過模型、互動裝置、影像、繪畫等多種表現形式,分別從自然、社會(社區)以及家庭的層面對主題作出闡釋。清華大學展區的分主題為“我們從哪里來?——中國家庭流變”, 重點關注個體與家庭之間的關系,引導人們重塑家庭;在社區研究的層面,同濟大學設計創意學院展區的分主題為“‘乒乓’:城鄉社區營造——為我們共同的未來”, 探討如何充分利用設計和設計思維,實現城鄉動態平衡與可持續發展;在自然層面,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展區的分主題為“進退之間的設計——以上海崇明世界級生態島建設為例”,探討設計在索取資源和反哺自然之間的平衡作用。

  對于如何表現“設計中的環境意識”,蘇丹列舉了清華建筑學院教授徐衛國的設計作品。這個名為“極限住宅”的設計,通過計算機跟蹤人日常生活中行為舉止變化的軌跡,算出一個空間。蘇丹表示,越來越多的人居住在有限的城市,城市要控制規模,不能無限制蔓延,“徐衛國設計的極限空間已經不能按面積算了,它不是方的,而是一個有機形態,是由人的肢體運動軌跡形成最小的空間。”

  其他國家的展館,同樣有著讓人眼前一亮的設計。比如獲獎的俄羅斯館的設計作品,是觀察100年來一條河流周邊環境的變化。它不做評論,就用各種數據和物品來記錄這條河在100年內周圍的人、自然情況的變化。奧地利館設計了一個能從尿液里把氮分離出來的馬桶,減少氮對環境的污染。還有一個展館,把各種消失的動物的聲音變成了一種頻率和圖像,“在這個空間里有非常悲觀的現實,讓人產生一種危機感。”蘇丹說。

  審美不能“暴飲暴食”

  看過米蘭三年展后,蘇丹深受啟發。“設計發達的國家,在設計的文化層次上非常豐富。有的追求哲學、美學,有的是和科技直接融合”,蘇丹說,“我覺得中國還需要加油,應更多地去解決觀念的問題,把過去匱乏的領域激活,形成一個更好的設計文化生態體系。”

  蘇丹不無遺憾地談道,目前,中國一些藝術和設計作品還處在“非常膚淺”的審美刺激里。好的東西都是比較微妙的,該滿的時候要滿,有些地方要故意留出白來。“但現在一些人玩的都是視覺的沖擊、張力。當下這種過于飽滿的美學體系,帶來的戕害還是挺多的。首先人會很累,看表演是這樣,在日常生活環境里也同樣,刺激的東西太多。中國現在的審美有點暴飲暴食。”

  在蘇丹看來,造成這一切的原因中,最根本的還是教育。“美育在當今的教育里是被驅逐的,大家急功近利要學數理化,要應付考級。”他認為,這是社會設計里存在的問題。這種現象需要調整了。“審美太有用了”。對內,它是陶冶性情、安撫自己、解放自己的過程。“你把自己打開后,會對世界更包容,更靈敏,能看到更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這是一個審美自覺的過程。”審美的外在作用表現在社會性。審美是一種語音。不同國家的藝術家會有一些共識。“你一出手,別人就能從你的作品中看到你的價值觀。”

中國國家館作品:乒乓 

  向自然學習

  如何才能提高我們的審美?“多看好東西就行了,你看100遍,就形成視覺記憶了。”蘇丹解釋道,喝酒、喝茶,先喝好的,等再喝差的,一下就品出來了。天天喝差的,一喝好的也能喝出來,但你已經習慣差的,不覺得它差了。一開始我們起點就應該高。”但目前,國內好的展覽和博物館太少。

  “第一批中國民眾聽古典音樂時絕對不愛聽。但作為審美教育來講,開頭可能需要一些灌輸和強制,讓人們在里面去感受。”但他同時強調,不要把諸如古典音樂一類的內容變成不可變動的經典,要告訴人們,聽到的東西是“可以推進,繼續進步的。”這時,被啟蒙的人形成自覺后,反過來又會修正過去的東西,形成新的東西。

  什么才是好的藝術?蘇丹認為,首先是具有系統性,構成元素之間有關聯。另外,還要有哲學觀、美學觀。“大和小、飽滿的和虛空的東西是相對的,要處理好這些關系,就要掌握克制,懂得均衡和尊重。”

  “美學就像青蛙一樣,很不穩定。但有一點不變,就是自然創造的東西都是美的。”蘇丹認為,凡是自然屬性的東西,本身就是美的,無以附加,無法超越。“這是美學的起點,在這個基礎上,要合理擺正人的位置。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的創造性到底在哪里?其實人是一個發現者,發現自然有趣的規律。自然就是我們的老師。”他舉例稱,自然界里也有競爭,樹木長得那么高,都是靠爭搶陽光才成長起來的。“但你觀察樹木的時候并沒有看到緊張的扭曲,看到的是一種舒展的美。“大自然太重要了,我們要向自然學習。”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