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外儲較年初升1.1% 降準對匯率影響間接

{start}951872{end}

  8月外儲較年初升1.1% 降準對匯率影響間接

  

  8月,離岸、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雙雙跌破“7”關口,引發空前關注。但依然穩健,較7月末上升35億美元,較年初上升345億美元。

  9月7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8月末,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072億美元,較7月末升幅0.1%,較年初升幅為1.1%。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就2019年8月外匯儲備規模變動情況答記者問時表示,8月,我國外匯市場秩序良好,外匯供求保持基本平衡。受全球經濟增長、貿易局勢、地緣政治等多重因素影響,美元指數小幅上升,主要國家債券價格上漲。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共同作用,外匯儲備規模有所上升。

  展望未來,王春英表示,全球經濟和國際金融市場風險挑戰明顯增多,但我國經濟空間大、動力強、活力足,長期向好的發展態勢沒有改變,并將繼續推動全面改革開放,這將為外匯儲備規模保持總體穩定奠定堅實基礎。

  外儲上升受估值影響

  今年以來,面對復雜嚴峻的外部環境,我國經濟運行延續總體平穩、穩中有進態勢,穩定性、韌性明顯增強,經濟結構持續優化。受此支撐,我國國際收支保持總體平衡,外匯儲備規模穩中有升。

  8月份,美元指數由7月末的98.57上漲0.27%至月底的98.83;歐元對美元由7月末的1.1076下跌0.77%至月底1.0091;美元對日元由7月末的108.77上漲2.29%至月底106.28。

  分析外儲上升的原因,國際金融專家趙慶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8月外儲變化應從三個方面考慮。一是,匯率折算對外匯儲備余額影響不大,歐元小幅貶值,而日元有所升值,“一升一降”大體穩定;二是,資產價格部分,全球性債券價格上漲,對外匯儲備貢獻在四五億左右的規模;三是,外匯市場買賣影響。“8月份是旅游旺季,海外留學要匯出學費、生活費,同時,8月份人民幣貶值明顯,這使得企業、個人進入購匯高峰期,這一塊,外匯市場應該是凈賣出外匯。”

  首席宏觀研究員李超認為,債券收益率對估值有較大正面影響。8月,美日歐國債收益率全線下行,8月份5年期美債收益率單月下行45BP至1.39%;5年期德債收益率全月下行20BP至-0.93%;5年期日債收益率全月下行11BP至-0.36%,全球債券收益率對儲備估值影響約超過400億美元。“外儲8月基本持平的走勢是受到了估值因素和一定資本流出的綜合影響,但我國國際收支仍維持基本平衡。”

  降準對匯率影響間接

  從我國政策來看,9月6日,人民宣布降準0.5個百分點,“全面降準+定向降準”落地,釋放長期資金約9000億元,市場分析認為降準將帶來短期流動性的充裕,進一步帶動長端的下行,會對人民幣匯率起到貶值作用。降準是否會給人民幣匯率帶來沖擊?

  趙慶明認為,降準對匯率的影響是間接的,是眾多影響因素中的一個,并且也不是最主要的因素。如果降準對宏觀經濟促進作用比較大,實際上應該有利于匯率上漲,但如果降準后資金空轉,則起到貶值的作用。

  9月6日降準消息落地后,在岸、離岸人民幣急升,離岸人民幣對美元收復7.11關口,創近2周新高,日內漲近300個基點,在岸人民幣對美元逼近7.11。

  8月初,受貿易不確定性上升影響,人民幣急貶破7,8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由7月底的6.8855貶至7.1452,單月貶值幅度達3.77%。

  李超認為,8月初以來人民幣匯率持續位于7上方是受外部因素影響及美元指數壓制,匯率不存在所謂保7保8底線,8月外儲仍穩健,我們認為國際收支尚未對匯率產生掣肘。

  李超表示,外儲穩定,資本尚未大幅流出,目前股債風險可控,受國內政策邊際轉向影響,近期看好股債雙牛行情,下行更為利好成長股龍頭。

(責任編輯:DF134)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