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遺凝聚兩岸師生情

  上個月內蒙古非遺團隊造訪寶島,臺灣少數民族青年朗蔚·瑪拉斯拉散十分開心。團隊里有她的大陸博導田青,這對師生一起為兩岸非遺交流努力,辛苦并快樂著。

  臺灣少數民族有多個分支,朗蔚所屬的布農人以“八部合音”聞名。從臺灣大學碩士畢業后,喜愛音樂尤其關注傳統音樂的她決定師從田青,到北京的中國藝術研究院攻讀博士。“田老師常來臺灣演講,給臺灣非遺工作提供了很大幫助。我想跟著他,學習大陸非遺經驗。”

  年逾古稀的田青談起,20多年前在臺灣佛光大學當客座教授時,朋友帶他到建設中的宜蘭傳統藝術中心參觀,并告知將來會讓臺灣老藝人在此指導年輕一代,這給了他很大啟發。

  回大陸后,田青投入非遺保護事業,見證了10多年來大陸非遺領域的不斷發展:2001年昆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首批“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2003年古琴成為“非遺”;2006年大陸成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田青是中心副主任。

  “大陸非遺保護起步晚,但發展快。”田青說,“我們有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87萬項,建立了較為完善的四級非遺名錄體系。”

  2009年,“守望精神家園——第一屆兩岸非物質文化遺產月”活動在臺灣舉行。田青帶著團隊,從臺北到臺中,讓臺灣民眾充分領略昆曲、古琴藝術、新疆維吾爾木卡姆和蒙古族長調民歌等中華文化瑰寶的魅力,引起強烈共鳴。

  就在2009年,田青收了第一個臺灣學生——郭耿甫。在英國讀研時,郭耿甫接觸到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管理議題,并寫了相關論文。1998年,郭耿甫回臺灣從事藝術表演相關工作。他想繼續攻讀非遺領域博士,但臺灣沒法提供,于是把目光投向大陸。

  郭耿甫上網查資料,越查越佩服田青。“田老師在兩岸非遺領域的付出令人感動,我很期待追隨這位前輩,讓自己研究非遺的眼界更開闊、研究更深入、觀念更先進。”

  在田青幫助下,郭耿甫選擇了兩岸都在保護和傳承的南音作為研究對象。南音被譽為“中國音樂活化石”,至今已有1000多年歷史。祖先來自福建泉州的郭耿甫特地到祖籍地住了大半年,跟著泉州南音樂團學習琵琶彈奏,到處做訪談,后來又回臺灣開展田野調查。他“希望借由兩岸探索,找到更好保護南音藝術的途徑。”

  幾年里,田青傾囊相授,郭耿甫孜孜以學。這對兩岸師生“英雄所見略同”:大陸有豐富的非遺資源和精湛人才,臺灣的云門舞集、優人神鼓等團隊幾十年來努力把非遺元素轉化為現代藝術,頗具經驗,對于非遺的傳承和保護來說,“兩岸攜手保護非遺未來無可限量”。

  這么多年來,田青赴臺數十次,大力宣傳推廣非遺工作。從這位大陸博導身上,郭耿甫看到兩岸非遺“搭橋人”的責任擔當。如今,作為臺灣樹德科技大學助理教授,郭耿甫也努力做好兩岸非遺“代言人”。

  近年來,越來越多臺灣同胞到大陸就學就業。令田青欣慰的是,繼郭耿甫之后,2018年朗蔚也考入他門下。

  對朗蔚這位臺灣少數民族學生,田青傾注很多心思幫她確定論文選題,鼓勵她繼續深入研究“八部合音”。“如今臺灣少數民族音樂也面臨生活方式變遷等挑戰,我希望帶著朗蔚,為他們部落音樂的保護做一些貢獻。”

  “兩岸一定要常常交流。”一年多來在大陸讀博的經歷,讓朗蔚受益匪淺、感觸良多,“大陸支持非遺力度很大,很多舉措對臺灣很有啟發。現在上至老人下至孩童,在大陸全社會都知道非遺,這對非遺的傳承是最重要的。”

  朗蔚到過云南、貴州、福建、內蒙古等不少地方考察。她告訴記者,讀博后的計劃是推廣兩岸非遺保護工作,吸引兩岸更多年輕人加入,大家一起在國際上展現中華文化的魅力。

  “非遺凝結了一代代人的智慧與感情。”田青說,希望臺灣學生學成后能把最新的非遺理念帶回臺灣并發揚光大,“讓我們血液里的民族文化基因在新的時代得到更好傳承,煥發出新的生命力。”

  (據新華社臺北電)

(責編:牛鏞、岳弘彬)

快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